乱世浮三

第四回 迎新周算是顺遂过 小问题还好都解决

暑期课程结束后的周一,Orientation开始,我不知道这个词该怎么确切地翻成英文,大概是类似于国内的“迎新”。

我开始对自己写东西作出一点要求:能用中文表达的意思一定不去用英文,这既是尊重墙内各位所必须的,也是我一点龟毛的洁癖。我在国内时总是不喜欢有人说中文时候冒出一些英文单词,但是跑出来之后发现,如果输入的信息就是英文,再输出英文比转换成中文输出更方便,但是如果对于本来就是斟酌所写出的文字,还是统一用中文来的适当。

法学院大概是有点不服学校的管教,使得我们有了两张日程表,且这两张中的同一件事情经常有两个不同的时间。法学院让我们不要理学校的安排,但是类似注册、文件检查之类的事情又是学校负责的,于是当我们按照法学院的时间去找学校时,学校说,我们不管法学院的规定,你要按照我们的时间。这样的踢皮球让我小小浪费了一些时间。

对比中美两国大学的办事效率:中国大多是因为为事者有了权力就忘记了谦卑,肆意地进行官僚操作,遇到问题时又不愿承担责任;而美国大学,看似官僚主义,但其实只是过于死板,这应该是他们太遵守程序正义的缘故。

学校注册的大楼里有面墙,是幅巨型世界地图,上面标出了1945年后新独立的国家,台湾列于其中。大概爱国者们该愤怒了,该骂街了,该抵制这个学校了。

迎新的内容还算丰富,法学院自己也搞了一些诸如午餐会、早餐会、下午茶会的东西,不过他们准备的正餐真是让人难以下咽。某次下午buffet时,与一老教授聊天,此人是教IP和版权一类的,得知我们来自中国又来自上海之后很热情。他说他之前在复旦呆过一段日子,貌似是去上课,然后又说他很喜欢上海云云,说纽约跟上海不能比之类的话。我说我是华政的,他说他只呆在复旦,没去过华政,于是我很自然的跟他说虽然复旦是上海最好的大学,但是华政的法学院比复旦好。虽然我说后发现实际有点底气不足。

迎新一周除了注册之外最重要的是选课。法学院的选课程序是先让你自己去研究课表,最后学术导师跟你单独聊天,帮你确定最终的选项。

因为我鸡贼地试图既满足兴趣又不想落下实务等若干不合理的要求,使得我的课表迟迟不能确定。原本想选一个从巴黎二大来的访问学者的比较宪法课,大致内容是普通法和民法两大法系的代表性国家英美法三国的宪法比较。在见导师前一天晚上,因为上述猥琐而鸡贼的自我要求加上学分上的考虑,我把比较宪法换成了JD学生必修的宪法II,主要是讲美国宪法的一系列修正案。

第二天到导师处,晴天霹雳地得知宪法II已经选满。我问导师,是否可以想办法,导师打了个电话,说可以把我放在等待名单上,如果有人不选了,我就能替补上去。天生不喜欢不确定性的我放弃了等待的机会。决定下学期再说。

这样,我完美的、不同常人的选课计划破产了。原本的四门课是宪法II、人权法、合同法、法律写作,因为宪法II落选,使得我不得不将侵权法替补上名单,本来宪法与人权法双星闪耀,最后只剩人权法形单影只。

不过人权法的老师还是值得期待的。从简历上看,这人89年从UCLA毕业,拿了个英语文学学士;出去闯了几年后跑到哥大,于1998年拿了个MIA(国际关系硕士),专业是中世纪欧洲国际法(听着就牛叉);1999年,又拿到了哈佛的JD(一定要问问怎么一年就拿到的);哈佛毕业后直接到海牙前南问题国际法庭报道,呆了两年。这老师姓Waters,希望他的课不要水,考试水一点我还是没有意见的。

关于课本。之前已经抱怨过书价之贵,这周在实体书店与网络书店的配合下,我基本搞定。插曲有两则:一是本来要选宪法II,于是花了127刀买了本旧书,当天下午就得知选不上,又跑去退,还好全额退款;二是法律写作的一本书我买到了旧的,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它的前主人是棒子,书上到处是我看的很不爽的棒文。

这回图比上回多些,基本是天空的主题。我总是跟云彩有缘。在松江时候我就写说天空是我枯燥的生活中唯一时时在变幻且一直美丽的事物,于是我那傻瓜机器最忠实的模特就是天空。当离开那个古时候被称作云间的地方,跑到美国,竟然又遇到了一片美丽的蓝色,甚幸,那么就拍吧。真好。

下周开始正式上课了。要九月了,大家保重。


Categorised as: 西游记


15 Comments

  1. bellevue说道:

    不见更新,显然楼主在试用 Snow Leopard~~

  2. 十一说道:

    我这里有可以媲美的天空,于是照片也都变成云是主体。

  3. 真味至人说道:

    西游记、多少回、新新奇奇、别有洞天,无限期待

  4. ALEX说道:

    好~

  5. bellevue说道:

    … 偶还是坦白好了,偶就是三斤说的那种拿着个单反结果对焦都对不准的人,拍出来照片确实张张都不好。准备去买卡片机 … 不过也许是人的问题,卡片机也救不了命

  6. bellevue说道:

    每次看到三斤用卡片机拍的靓照都气得要吐血,… … 上次还被三斤嘲笑了一通

  7. Zoll说道:

    最后一张尤为漂亮,只是当初不见你匍匐的姿态呀。

    呵呵,在主图赶作业了,貌似三个案例都还短小。

  8. DaisyMo说道:

    “棒文”,哈哈,这个称谓我喜欢。
    我突然发现,今年的生日,你是第一个送我生日礼物的人,还是送了一份绵长的生日礼物。
    ps.外国的天难道说真的比国内的蓝,唉

  9. bellevue说道:

    不是没人看,是该看的人不看,不该看的人看了还动手 … …

  10. bellevue说道:

    再 PS 以后楼主遭遇敏感话题只要指示我们看图不说话就好了,偶怕说多了又被大巴隐藏,那就惨了看不到了。偶现在自我审查已经成天性

  11. bellevue说道:

    “五角场文理学院是上海最好的大学”?认为“闵行科技学院”是上海最好大学的同学飘过~~

    其实楼主底气不用不足的,华政开始上课的时候,复旦还没有法律系呢,法学院十年不到吧。——貌似天朝最感兴趣的法律部门就是IP,高科技么

    还好把书退了,这书这么贵,是新书吧?对付JS一定要置IP法于不顾啊,看看哪里有下载或者kindle书:)我赌三斤近年寒假就忍不住会入手kindle

    PS 楼主有没有毕业后去哈佛镀金的计划?

  12. yazhiru说道:

    这是什么城市呢

  13. 小巷说道:

    哇,IP教授
    不得不说,米国的天空就是显得蓝和纯
    1945年后新独立的国家有台湾,这很正常,没啥问题,为啥要愤怒?或许,说“国家和地区”更合理些。
    我是真羡慕您,或许正是因为这是我本来可以享有的生活,才更羡慕。
    我走了另一条路,不后悔,但不妨碍我常关注这边的风景并表达心向往之的感情。

  14. 子木北水说道:

    原来 那个红色的pp的钟没有我想象中大
    双星闪耀……呵呵 我对侵权法更感兴趣~~
    再以及,我也好喜欢这个天啊~~

  15. zoeking说道:

    杀~
    中世纪欧洲国际法,那个限制定语听着的确很牛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