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写在凤凰十年时

若干人知道我包了凤凰网的宽频,一个月十五块钱的人民币,若干人也知道我的帐号密码,时不时地主动去使用它。
 
包凤凰是出于一个很简单的原因:便宜。我觉得一个月十五块相当便宜,现在一本随便什么烂杂志还要六七块的。
 
看凤凰时间长了就觉得,其实凤凰就是“香港的CCTV”,语言口径、尺度看起来比大陆宽松,实质上,那些比较松的只是在不及痛痒的地方,真正触及到了大陆的痛处(democracy一类的),那么凤凰的节目经常是环顾左右而言他,虽然个别逐波回稍微玩笑一下,但是总归不会碰红线的。
 
某种程度上我是可以理解凤凰的做法的。作为一个商业组织,它的最终目的是money,所谓文化传承、华人枢纽都是幌子。要想赚钱,作为一个华语卫星电视,若不能在中国大陆落地,那么肯定是白搭,所以,迎合zhongxuanbu的尺度也是在所难免的。
 
我总是觉得,凤凰还是有些价值的,不然我连一个月十五块都不会花。我现在对于看凤凰的态度是一个资讯量比较高的媒体,而对于凤凰的评论节目我的态度是保留的。《新闻今日谈》我是很少看的,阮次山们的评论我不觉得高明到哪里,他们总是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每周末的《解码陈文茜》和《新闻骇客赵少康》我总是期期看,因为他们至少是台湾政治的亲历者,即使他们说话有失偏颇,但是他们有资格说,因为他们已经用自己的行为实践了自己的话语,说出来是有底气的。
 
我总觉得,如果哪一天凤凰把林浊水、林义雄们请来做节目,那么凤凰才是一个大气的媒体。
 
凤凰的节目我看得最多的是《锵锵三人行》,我把它当作每天的一种放松。窦文涛的成功之处是他把自己放在一个小人物的位置上,再加上凤凰给与他的比大陆电视台相对宽的话语权,他的小人物式的偶尔又不缺乏启发性的语言(他是凤凰主持人里唯一一个讲荤段子的)时不时地会让我心有灵犀——我也是一有着低级趣味但又有些想法的小人物。“锵锵”最佳组合是窦文涛+梁文道+徐子东,一个小人物,一个有点学院派,一个是有点激进的,且三个人都不会那样假正经的板着,他们总是能把凤凰能够达到的话语极限充分利用。
 
凤凰我最不喜欢的主持人是许戈辉,总是感觉她假假的,肥肥的,给人说不出来的不快之感。而凤凰我最喜欢的女主播是陈鲁豫,虽然头大了那么一点,至少看着她会觉得很舒服,不做作,给人有种智慧的感觉。
 
凤凰的纪录类的片子总是拍得很好的,大视野、大放松我是经常看的,而“口述历史”中遇到喜欢的内容也会偶尔看看。
 
在新闻控制的中国,虽然凤凰不是美味佳肴,比起CCTV们至少可以下咽,所以,就凭这一点,祝凤凰十周年生日快乐。
 
3月31日,凤凰卫视开播十周年。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5 Comments

  1. zoilok说道:

    我不知道你的帐号密码
    我也祝凤凰生日快乐
    我也喜欢陈鲁豫
    虽然节目没看过几部

  2. First说道:

    哦又开放了
     
    每次看到 “香港的凤凰卫视” 这种说法,心里总是为香港人抱屈,这个真正的香港人根本不看、也不屑于一看的电视台,硬栽在香港人头上,除了那些新移民,应该是没人会接受的。当然,如果有一天,新移民多到1000万,东方蜘蛛以简体字、普通话为主流,那香港也只有认栽

  3. 鹏宇说道:

    我得感谢你的帐号密码,每星期就等着下《新闻骇客》跟《解码陈文茜》,虽然能收到,但是固定的时间总是等不上,这点还是宽频好。

  4. First说道:

    提到CCTV,正好看到CCTV的人在美国为自己辩护,有点意思,贴在下面供三斤参考:
     

    CCTV: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时代
     
    【记者刘开平旧金山报导】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制片人张洁 4 日在旧金山说,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在一个有限制的环境中从事新闻工作,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把新闻做到了“极致”。
     
    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之邀,中国新闻代表团从3月25日至4月7日访问纽约、费城、巴尔的摩、华府以及旧金山。4 日上午,在旧金山的“新美国传媒” (New America Media)总部,代表团七名成员和旧金山湾区的媒体座谈。
     
    张洁说,所有媒体都在有着某种限制的环境中从事新闻工作,比如说”不能超越时代” 。他指出,中央电视台汇集”政府、民众和商业”为一体,类似把美国的 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台、PBS(公共电视台)和 VOA(美国之音)融合在一起。
     
    张洁说,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等节目,经过十多年“一点一点的突破”。播出一个有突破性的新节目后,如果没有收到民众的大量抱怨,或“上级”指出的”导向问题”,就表示”拓展了新领域”。
     
    张洁说,中央电视台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拨款,但该电视台一年的广告收人超过一百亿人民币(约合 12.5 亿美元)。中央电视台的一些节目,注重公正、道义和责任感,警愓“权力和财富”,在有限制的环境中,把新闻做到了“极致”。
     
    张洁还说,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分析,中国现在已有十个不同的社会阶层,” (电视台)不能只代表一个阶层,要对各个阶层负责,促进各阶层沟通,推动中国发展。” (未完待续)

  5. First说道:

    (续) 

    该代表团访美的一个主题是,了解美国传媒如何报导和艾滋病有关的新闻。湖南”潇湘晨报”记者刘少龙说,该报曾报导在湖南的娱乐场所” 100% “发放安全套的新闻,引起全国各地讨论,”是不是鼓励性服务?” 但最终该做法受到肯定,也受到联合国卫生组织的表扬。
     
    《南方周末》驻北京资深记者刘鉴强说,过去《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在争取新闻自由以及新闻专业化方面一枝独秀,现在各地报纸在这方面的努力,风起云涌。刘鉴强说起海内外都十分关注的中国河南”艾滋村”,最初由河南记者张承志等报导,但在河南无法见报,后刊登在四川的《华西都市报》上,见报后,中共河南省委下令开除张承志。不过,后来中新社属下的新闻周刊更深入报导此事,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压制,该报导还获得中新社的新闻奖。
     
    对中共河南省委的做法,中共河南省委机关报《河南日报》资深记者平萍解释说,因为艾滋村之事,许多河南人在外地受歧视,所以必须要惩罚记者。
     代表团其它成员有《南方都市报》行政副总监刘庆、长沙电视台女性频道常务副监孙健以及《财经杂志》主编助理张翔。陪同该团在各地访问的有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项目主管陆杰扬(Jonathan Lowet)以及两位翻译项谢婉贞和郑先容。 “新美国传媒”的 Andrew Lam、Pueng Vongs 以及Eugenis Chien 接待了客人,并向他们介绍了”新美国传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