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乡愿,诈捐,演员

我好似哗众取宠地把各处的头像换成了黑白,只是想表达一下我个人的悼念。脸书上的那张黑白照片下面有几个人统一留了“囧”字,我只得说“此处禁止留言,请尊重”。各大网站都在黑白中,只有gov.cn没有,还好我没有与中央保持一致。

我有点能够理解所谓的海外华人更加爱国的说法。海外的人只能主动去获取国内信息,所以更加敏感,而不似祖国人民很多时候是体制灌输下有些被动的信息接受。如此灌输的结果只能是到后来显出疲态,就像去年汶川的传媒轰炸给我的一点逆反。而在情绪方面,身在海外的人难免会有些孤独感(至少对我这个算是敏感的人来说),基于这样的状态,难免会对故乡更加牵挂。当然我发现冷血或者伪善的孩子也是很多的,对于这样的人,我在想某些时候的灌输式的信息是否是必要的。

地震前一天,我发短信给朋友说,“我暑假想去青海”,目的地就是玉树。那时候我看了一集《世界那么大》,关于玉树的小学。困苦的孩子,加上草原山川,彻底地被感动。第二天看到地震的消息,我竟然唯心地觉得是不是因为我的乌鸦嘴,而怪罪自己是个不祥的人。

到处找新闻看,甚至在线观摩了好几集数年未见的新闻联播。于是,我看到了废墟边特地立起的扩音设备,我看到了好几张熟悉的深情面孔,我看到了心灵应该还没有平复就被复课的孩子,当然我也看到了那块已经被收藏的黑板以及上面的字。

有些不可名状的心情,但是找不到药引子把他们抒发出来。

看另一则不相关的新闻,关于陈建州的Tshirt捐款争议,周玉蔻在2100上说出了“乡愿”两个字,引来了徐熙娣的call in反驳。我粗浅观察,这次事件里其实没有坏人,我怀着正面的心态愿意相信陈先生的善良,但外界的批评也并非无的放矢。其实到头来问题很简单,只是在于善良的愿望没有透过正确的方式来表达。上纲上线的话,就是好的人没有正确的制度来引导。

顺着陈先生的事,想起章子怡的“诈捐门”。这门对我来说好似罗生门,各说各话,有点不好厘清,但章小姐的理由之一好似是,很多事情是她的基金会在处理,她并不知情。于是我知道,至少这件事情里是有一个看起来正规的基金会的。我不敢妄加揣测章小姐的用心,我还是善意地愿意相信她同样善良地出发点。我能够只是能够得出一点小小的结论:即使有了好的制度也没有不一定有用,人才是最重要的。

对的人,对的组织或制度,这是办好事的两个条件。对于上面两位专业的演员来说,他们没有做好,如果邪恶一点认为人生就是一场戏的话,那么他们没有演好。

这样的要素有没有同时出现在玉树,我不确定。想到汶川后那一笔笔或官方或民间的糊涂账,我有些迷惑。点了几下鼠标,捐了点美刀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好像比较放心一点。我只想真心的提供一些帮助,哪怕是一粥一饭。

而对于拿着扩音器用黑板主演新闻联播的兼职演员。我不确定此时的演员们是不是对的人,至少他们在镜头前表现的,我不喜欢。

有时候,兼职演员的演技比专业的好。但在此时,我们并不需要戏剧。

反而,当看到逝者集体火化的烈焰映着一边正在超度的僧人时,我瞬间泪下。这样的镜头在电视上播放10遍,比黑板出现10000遍的力量还要强大。

我知道此时不是谈论些无边无际的东西的时候,但就算事后,那些看似无边无际的问题也又归于无边无际了。

我回头看脸书上的黑白头像,下面又多了一句:有时候真分不清你是在搞笑,还是认真的。

看来我隐藏得够好。其实我也并不希望多少人了解我。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7 Comments

  1. plaza66说道:

    了解者无需多言,继续关怀逗乐;
    不了解者亦无需多言,反正都是浮云。

  2. 甘草子说道:

    在外面看到原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反而很多内心深处的东西会被激发出来。去年去汶川的时候,才发现现实中的很多问题,很多人都以为汶川实际会有很多捐款,而其实并非如此,他们县委宣传人员亲口说的,不到一个亿。很多款项半路就被拦下来,不知去向,而捐款的人大摇大摆去灾区走一趟,还要当地人员陪着笑脸,而实际到位的钱……所以,这次玉树,反而没了上次的那种心情。不知道啊,不知道。。。

  3. zoeking说道:

    今天午饭时开了电视,62个台除了央2、英文、西法,其他都在播默哀采访。看了会英文又倒了一遍频道,央4开播海峡两岸,看完收碗。总之最近看到这些心情很不好,要保持稀里糊涂的心态也不容易。道具、作秀……国际章又来了。

  4. 阿奔说道:

    弱弱地问一下,脸书是啥诶?

  5. LL说道:

    海外华人更加爱国 +1

    曾经两年前被人问地震问题到结舌
    一直觉得自己是独善,还是吓了一跳的

    捐款的话我都捐壹基金
    很单纯地信任李连杰
    不知道三斤同学是不是又要’求真’教育下

  6. mocha说道:

    原来你上次说去青海,是想去玉树……。
    我痛恨的是这样短时间内大幅度频繁地作秀,尤其是打着官腔打着央视tone调的作秀。只要不看直播室主持人,除了张泉灵以外,其他踏踏实实采访的前线记者,都是好样的。

  7. 小巷说道:

    沙发。
    你博中这样的内容很少见了,自去国后都是大幅美图和寥寥数语。
    我仿佛看到了三年前的三斤。
    只要你希望他了解的人了解你就好了。
    捐美刀,真很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