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路口

这不知道是我第几次用“路口”这个标题,也不知道是我第几次贴路口的图,我显然是着迷了。

我的ipod touch看来真的走了,她是我用第一个月的薪水买的,在我从无业到就业再又变成学生这段日子里对我不离不弃,即使她掉下过马桶。她在去厦门的路上离开,地点是虹桥机场,很好的归宿,目的地值得,且我喜欢机场的名字。

没有了数码设备,那个7岁的CD机又被留在了海西,又因为手头有点紧暂时不想买CD,不得不用电脑插着耳机听歌。还好我并没有设备派那种对音质的偏执,只是对喜欢的音乐的作者有些愧疚。

昨晚看完英格兰的球,熄了灯,坐着听陈升双CD的新专辑《P.S. 是的,我在台北》。在倒数第二首《二十年以前》里,突然找到熟悉的歌词,“雁子回到了遥远的北方,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来。”

今天听马世芳的节目,特别提到《二十年以前》是翻唱自英文歌,用了原来的词,而陈升又填了中文,所以成了现在双语交织的样子。这首歌好像在对原唱致敬,又好像是在纪念以前的自己。于是里面有了1997年那首《路口》的歌词,还唱说“转眼间我们又到了另一个路口”。

我把《二十年以前》听到成了今天背景乐,心中还想着陈升的另一首歌,《20岁的眼泪》,“是20岁的男人就不该哭泣,因为我们的梦想在他方。到40岁的时候我们再相逢,笑说多年来无泪的伤口。

虽然离开二十岁才5年,而40岁又明明是个遥远的未来,但不知为何我对如此的歌词老是感同身受,旁人看来就好像看似有些无病呻吟多愁善感了。

厦门,那个7年前说我眼睛清澈的人在鼓浪屿上发现我的眼角有了鱼尾纹,我笑说我老了。其实,只要活着,岁月这个词总是会留下痕迹的,偷不走,即使是神偷。

 

抄下《二十年以前》的几段中文词:

“转眼之间我们到了另一个路口,如歌的青春会寂寞。风干了眼泪,不说心中藏着谁。也许有一天,我们错身过。二十年以前。”

“嘲笑你眼角泛红分明就哭过,如果的人儿也寂寞。我们曾爱过就不怕岁月能怎样,或是你放手吧,让我忘记你吧。二十年以后。”

“雁子飞到了遥远的北方,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来。云的那边什么也没有,不过是梦一场。也许会再见,记得提醒我啊。二十年以后。”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5 Comments

  1. 小巷说道:

    看到标题,我有同感,不知道第几次了,反正人生也要经历好多好多路口。

  2. huhu说道:

    我冬天去厦门的时候住的也是船屋~

  3. zoeking说道:

    悲摧的25岁……

  4. 阿奔说道:

    岁月没有痕迹就太对不起这人生一场了啊

  5. plaza66说道:

    有鱼尾纹依然眼睛清澈,那就是帅锅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