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日知录@100713

1. 兼职辅导员鹂小姐跟我说,她在某处看到了我们都认识的那个人,多年不见,浓妆地好像成了30岁的妇人。我厚着脸皮问,你觉得我跟那人站在一起呢?鹂小姐笑说我青春逼人。我早说我逼人了,我是B-Town之人。

其实我们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变成怎样的大人,也许永远成不了自己的所想,但至少,不要让自己讨厌自己。

2. 杯剧结束了。这次的成果是,我完全正视了自己伪球迷的身份。于是,我只看过为数不多的12点以前的比赛,包括决赛在内的所有第二天的球我都直接睡去。

想想我连杯迷都算不上。记事之后的第一次杯剧是1994,凑热闹的爹妈半夜看球,我依稀对最后的点球有印象,其他时间大概都是在睡觉。到了1998,初一,已经能看懂足球,又年少热血,于是在考试结束后看了包括决赛的几场球,这大概是我唯一完整看过的决赛。2002是高二,决赛在期末考试阶段,电视与我无缘对面手难牵。2006年时,我在上海读考研班,每天要早起,那时人还是很自觉的很努力的,故而发挥主观能动性地一场比赛都没看。

杯剧刚开始时问鱼同学支持何队,她答中国。我没说,不过其实3:0胜韩那次我也着实兴奋了好几天。

但无论如何,我都是个平时不看联赛,到杯剧时都舍不得自己熬夜的伪球迷。

3. 周日大学同学碰头。短信约在八佰伴,散光的我以为是正大,于是被嘲笑了一番。在钱柜唱歌,过半时别人都开始大聊人生或者吃并不好吃的自助餐,我乐得一个人坐在点歌机前一首一首唱过去,足足两个半小时。

发现如此无人约束肆无忌惮的时候,反而感觉更好,以往拘谨时很吃力的歌竟不费力气地完成,真好。

4. 周六一早拉了周法官去apple store排队,鹂兼职辅导员听闻也来凑热闹。我也不知为什么去,店内的东西对我已经没有太多新鲜感,可能就是为那件T shirt?只是我都可以想出那衣服也不会好到哪里,后来拿到手,确实并不十分惊艳。

每次排队我都有看戏的心理,看人插队。这次更有趣,因为保安管理并不十分严格,很多号称自己前面有人的无耻之徒就淡定地往前行进。这惹火了我前方的两个上海大妈和后方的一位什么都不懂但是感觉什么都懂的小姐。大妈大声用沪语鄙视着各方插队之人,而小姐身体力行地抵挡一波波的进攻,虽然成效并不显著。当时我觉得,她们大抵并不是自觉自愿的,只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才如此作为,若给她们插队的机会,她们一定一马当先。

果不其然。当10点开幕,队伍开始移动之后,三位不同年龄组的女选手奋勇向前了。后来,在蛇形队交叉碰面的地方,她们多次向我招手,向我微笑,示意她们已经在前面这么多了。我默默地跟旁边的朋友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5. 电视里放了一则汽车爆胎后出事故的新闻。我的分析是,车主一定到了时间没去灵蛇岛跟洪教主拿豹胎易筋丸的解药。

6. 坐在床上,电脑播着陈升的广播访问,看会儿独唱团睡午觉吧。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4 Comments

  1. 呆呆不弱是也说道:

    奶奶飘过~~~~~~~~

  2. 小紫说道:

    大家都在啃苹果诺。

  3. 小巷说道:

    漂亮的鞋。
    啦啦啦。我天天睡午觉,在床上

  4. plaza66说道:

    有午觉睡的日子那叫一个舒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