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其实我是想跟你谈谈的

其实好多事情我都是想敲些字谈谈的,也不一定是跟你谈谈,只是心中有个虚拟的你存在,让我好有个倾诉的对象,其实我也明知,那个你就是自己。

但我就是有些懒散,有些没有执行力,有些托大。常常敲了一些字之后在网络上或是媒体上发现了类似的观点,于是我自以为是的想法变成了英雄所见略同,但总觉得那些自焚的脑细胞闪烁的那一点星星火还是要留下痕迹,所以那些敲击的无用功就永久成了我硬盘里不会完成的草稿。

其实我想和你谈谈保卫广东话。我想告诉你我支持保护方言,保护地方文化,反对行政过度干预,我正是一个在家乡决不说普通话的苏北乡下人。但我这个土鳖觉得保护地方文化的同时,不需要有那样高傲的优越感,矫枉并不一定要过正。那样的论调好似只有你是纯种别人是杂交,好似你保留了所谓古汉语的更大的成分就能证明你的尊贵,语言就是个交流工具,跟着产生目的的演变定然是愈来愈方便交流,用我并不欣赏的庸俗进化论的角度来说,那些被人遗忘的可惜的语言往往多是没有生命力的。那样天生贵族的气息是我不喜的。当然粤语是种有生命力的方言,但这并不是某几个电视台的方言播放的结果,显然要归功于贵市南方那个化外之地。而他们现在所抗争的好似要被剥夺的一些权利虽貌似天赋但也仅仅是偶然,只是因为某些特定的目的在诺干年前给与了他们的特权。如果需要“保卫”,那么就请先放弃特权和高贵的姿态,平静地与站在某些人角度上的操不同“语言”的人一起争取权利,保卫文化。

其实我还想跟你谈谈信仰。某周刊报道说一些名人扎堆修炼闭关的事儿。很多人从那个道士的所谓神迹的真伪和科学与否以及一些名人和媒体的推波助澜说事儿。而我想跟你谈谈我对宗教信仰的态度,即很难接受但是并不反感,但我也有不喜欢提及宗教的某些情境。比如常有人跟我自我介绍时候说自己是个XX徒,特别是网友,起初我觉得有些人是想寻找同类,后来越发觉得是在表达什么。在我看故意表达自己的教徒的身份不能代表什么善恶美丑,也没有任何道德优越感可言,反而空虚无力地给自己贴标签。不过这也许是我自己过于敏感的无聊透顶的想法,但至少,我不喜欢这样的自我介绍方式。而另一种宗教存在是某些还算有名的作者或是学者喜欢彰显自己的宗教背景,当然这是你的自由,我十分尊重,我也羡慕那些可以有如此信仰的人,但部分人总是喜欢把是否信仰与社会改造以及国家未来相联系,这就成了我十分讨厌的事情。

我也想跟你谈谈陈文茜在香港评说韩寒的事儿。早前我是一直看陈文茜的节目,因为她算是台湾多如牛毛的所谓名嘴中少有宽阔视野的人,而后来我烦她的原因也在于她所谓的视野。她在台湾的节目有个口号是,你不能活在一个不了解大陆的台湾(大意),于是她总把“日新月异”的大陆展现在台湾的电视屏幕上,世博,虹桥,高铁,奥运,里面解说词的情绪让看惯歌颂的我都觉得超过。在凤凰的节目里,她的大多数受众成了只能在网络上收看节目的祖国人民,而她的调调竟然也是一样,很多时候其实就是直接把台湾的节目拿来播放。她可知那些收看她节目的祖国人民并不需要她一个“外人”来向他们介绍那些发展,他们或许只是想听听另一个角度的在所谓“尺度内”的评论,又有可能只是想听听海那边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而已。为何陈文茜小姐当年可以在自己的家里反这反那,而要向她以为了解其实并不了解的对岸人宣扬她的大局观,发展观,世界观。这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想来她是懂的,但这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那个由接待人员仔细安排多次“深入采访”,从贵宾通道参观的自以为是的陈小姐所能真正理会的。她的双重标准跟她的老友李敖上了年纪之后的样子好像一脉相承了。

我想跟你谈谈这两天的事儿。

离沪去喝大学同学的喜酒,为他能有今天感到开心。今天下午回来后阿蔡拉我去港汇楼上看《唐山大地震》,这是笨土鳖乡下人到上海7年第一次进入港汇。平心而论,是部说得过去的电影,我的眼泪水下来多次。主流和非主流的意见大概铺天盖地的都说遍了,我就说两个心得。一是,全片唯一让人开心的段落是某椅子人归西的那几分钟,我突然破涕为笑。二是,这部片子告诉我们,浙江,学医的,男性是不负责任的,我不知是交集还是并集,而外国的,律师是善解人意的,我希望是并集不是交集。

其实我想跟你谈好多事儿,只是我想睡觉了。

其实我想跟你谈谈,我一个人挺好,只是有时候会想你。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8 Comments

  1. DlzM说道:

    想我吗?

  2. bellevue说道:

    哈哈,三斤替新浪挡酒之余还手机上网更新啊。。。好吧,三斤还木有凯旋,但三斤赢了。支持三斤说盐城话,跟父母说普通话总觉得那个什么。。。话说,偶今天看了一遍《沂蒙颂》

  3. 小巷说道:

    图不错,像是华政附近。
    这标题也好。给人亲切感。
    赞同关于地方文化的论点。平等尊重。
    觉得唐山大地震是好电影。

  4. bellevue说道:

    一个运动的口号,要反复斟酌,很多事情的成败,都在修辞学上,三斤的triumph,其实也是修辞学的胜利。

  5. bellevue说道:

    我也想跟你谈谈,“保护方言”这样的措辞一开始就是失败主义的,至少是欠缺考虑的——已经自居是方言,是北京话不成器的远房表亲,还保护个什么劲?
    粤语不是什么需要照顾的方言,而是全球几千万人的母语。既然你爱护母亲河,爱护母语也是题中应有之义。爱护北京话,爱护吴语,同样也是爱护母语的表现,谁能反对这样的情感?

  6. bellevue说道:

    图太温馨,太感伤了,楼主不带这样打动读者不设防的内心柔软之处的。——拍的哪里?

  7. plaza66说道:

    呀,我好像刚买了那本关于名人扎堆修炼闭关的周刊~~你这图图好美~~~不带这么美 的。。。

  8. 胖小梨说道:

    许久之后终于更新了,看到最后还是觉得这个“你”是有多重含义的。。。困死了,睡觉去鸟~明儿也要去看地震来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