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鼓浪屿 Gulangyu

鼓浪屿 Gulangyu

厦门 Xiamen Island

厦门

鼓浪屿 Gulangyu

鼓浪屿,郑成功

浅滩,鼓浪屿

我被扣过很多并不合适的帽子,尤其是在网上。早起以愤青居多,近来以文青为主,最近新增加了一个很有喜感的,汉奸。

现实生活我一直是以一个单一的傻逼的样貌呈现给世人的。除了什么都知道点于是擅长扯淡以外别的一无特长。属于满瓶不动半瓶摇的半吊子,之于博闻强识,我只是博闻弱智。

我没读过万卷书,更没走过万里路,至多在北京住过一个月的名叫万里路青年旅舍。从出生到上大学只离开过家乡四次。那个小地方是个很诡异的城市,她离海只有不到四十公里,所辖的行政区域拥有该省最长的海岸线,但是我相信保守估计本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土鳖都没有看过海。我也是这样的一个土鳖。

其实小地方也算是个水乡,小时候某次坐船到农村参加长辈丧事竟是件记忆中很鲜明并快乐的事情。只是当时不会游泳的身为幼儿的我被限定待在没有窗户的船舱里,于是没有什么机会接近水面。

17岁以前,我家一直住在离水边步行不到十分钟的地方。河从城中蜿蜒穿过,是千年前为了串起盐场而凿的小运河。水面大致五十米的样子,这是我童年记忆里的最宽广的水面。

去年秋天去芝加哥,坐在密歇根湖边,想说大海就是这样吧,没有尽头。但那样的感觉并不特别,反而有些诡谲。我觉得我不喜欢没有终点的气氛。

今年夏天,去厦门,终于看到海。连天阴雨,到处弥漫着雾气。我在去鼓浪屿的船上跟朋友笑说这真的应了张悬那首岛屿云烟。那些天的海是局限的,没有那么辽阔,从这边总能看到什么,或是另一个海岛,或是雾气组成的屏障。

这样的局限倒是让我觉得踏实安心。

过于辽阔的事情会让人的无助感被无限放大。每当夜深失眠想着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宇宙是不是有尽头,尽头外面是什么这样无解的问题时,我总觉得恐惧和不安。

正如我喜欢天空的原因:虽然看着深邃,但总在某个角落与地面相接,不似海面那样一直延伸成一线。

对于无限,我只愿意在想象这件事情上发生。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5 Comments

  1. 青马大桥说道:

    同样想起了那首《岛屿云烟》

  2. 软妹子说道:

    更没走过万里路

    你都跑去美国了,说这话让别人情何以堪啊……

  3. 小巷说道:

    海天一线。海也能跟地平线相接的。只是荡漾的水面让人眼花而已

  4. bellevue说道:

    哈哈更新了,不过沙发没了
    “过于辽阔的事情会让人的无助感被无限放大。每当夜深失眠想着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宇宙是不是有尽头,尽头外面是什么这样无解的问题时,我总觉得恐惧和不安。
    正如我喜欢天空的原因:虽然看着深邃,但总在某个角落与地面相接,不似海面那样一直延伸成一线。”
    终于奠定三斤哲学帝的地位

  5. andygzq说道:

    忠于自己,尊重自己的良心就好,那些傻逼才幻想着受人人尊重,至于别人怎么说不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