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花儿与少年

Untitled
我小时候学过手风琴,二年级到五年级,遵父母之命,并非出于自愿,于是当时好无兴趣可言,只是当作另一门功课在作。如今想来,着实应该好好珍惜那样的童年。

现在大概不会有什么家长送小孩去学手风琴这么土气的东西,拼修养,拼洋气,钢琴之类的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可是在1992年的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小城,钢琴对拿工薪的父母来说实在是个不可期的奢望。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手风琴,我也不是很了解原因。可能是因为当时学校里有个音乐老师是小城里数得上的手风琴手,亦或是当时班主任的推荐,那个班主任是我父亲从小的邻居,而她当时住的也离我家不远。我明确地记得班主任老师刚开始的推荐是古筝,所以后来我是怀着感恩的心面对手风琴的,因为我同班一位学琵琶的男生被我嘲笑了数年。

可能是资质以及勤奋的原因,我一直停留在不高的水平上。那时有个高我三年的男生,叫谢天,英俊挺拔,琴也拉得好,我喜欢缠着他,他也愿意带着我个小毛孩儿玩,有一年暑假因为到学校一起练琴每天见面,于是成了朋友。我还记得那个夏天他一直练的曲子是《花儿与少年》。那时我就在想,如果哪天我能学会《花儿与少年》,那么应该会是很厉害的吧。只是直到最后,我也没有没有学它,但那曲调一直烙在心中。

之后,每当看到“少年”两字,我都会想起那个叫做谢天的五年级学生,以及那首《花儿与少年》。

谁知我慢慢长大,到了这把年纪,竟混不知自己曾经如何地少年过,不知它从哪儿开始又从哪儿结束,或者它从没有结束,又或者从没有开始。

唐德刚在写胡适的时候总说他那位安徽同乡到了老年时的思想和青年时几乎没有差别。正面可以说胡适一以贯之坚持自己,反面也可说那少年成名的胡适没有进步。

我当然不敢自比开一代风气之先的胡洪骍,只是想到自己关于少年的困惑,竟心有戚戚。

比着这些年赶集似地结婚、买房、恋爱的或幸福或伪装幸福的经过身边的人们,我真的不求上进。一次次的打击和海啸之后,我依然目空一切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去面对现世,不去过正常的生活。

26岁的我在6度并不温暖的眼光下穿件tshirt再罩件单衣,戴着耳机,背着书包,穿有红有蓝的帆布鞋走在路上,左看花,右看草。

我还这么幼稚地活着,以为自己一直16岁,以为自己总一天会学会那首《花儿与少年》。只是没人理会我,而我也只好自己活自己的,在这儿扯扯淡,贴贴花儿。

这样的世界原本就是个愚人节。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8 Comments

  1. 小巷说道:

    其实这篇我是看过的。
    当时没留话。
    不知道说啥。
    少年,也是我最宝贵最珍惜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虽然没有手风琴。
    大概因为还保留着那么一些些少年情怀,才不敢轻易怀念。

  2. xinran说道:

    花儿与少年,我真曾经能弹这曲子,原来那个年代的80后都兴手风琴,熏陶的都差不多。我当时家里也是没钱买钢琴,虽然我妈很喜欢。。到现在我还在想,手风琴盛行的年代,是不是俄罗斯的影响。一起每次回去上课,要回琴。。给老师弹一次,我都不记得怎么过的,回家练琴更是痛苦,现在想象真应该珍惜压!

  3. 子木北水说道:

    也许就这么老去了

  4. 小狼说道:

    三斤的童年都这么文艺。

  5. bellevue说道:

    现在谢天在哪里?也在美国吧。。。

  6. bellevue说道:

    每天搭乘地铁,那一天居然是唯一一次听到手风琴献艺。其人绝非潦倒艺人,而且一年只来一次,纯属为提高城市品味而做义工的志愿者。手风琴传达出的欧陆风情,不啻是左岸天籁,舒缓了美国城市由于盎格鲁撒克逊主导而造成的粗鄙。
    三斤治学挥斥之余,还望能重拾手风琴艺术,像La vie en rose这类曲子由手风琴奏出,能让人回忆起上海的欧洲时期,繁花似锦,云淡风轻

  7. bellevue说道:

    很遗憾,三斤对手风琴的定位是完全错误的。不解释。
    旧金山是典型地中海气候,冬季多雨,在这样的湿漉漉天气里,接近圣诞了仍然打不起精神来。那一天已经是小年夜:)我走下地铁站,猛然听见手风琴声,仿佛置身塞纳河畔,郁闷心情一扫而空。一曲终了,去送钱的人络绎不绝。我这么腼腆的人也去了,还问他出了CD没有,听说没有,失望溢于言表,还建议他要考虑录音。圣诞节至今小半年过去,手风琴再也没有出现。

  8. 胖小梨说道:

    想象着您老的年少时光,哈哈,不过您老真是多才多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