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经过

Passage 经过

昨天下午开始发烧。起初还以为是饿着了,晚饭后测了体温才意识到,只是已经有点晚。浑身酸疼、发烫加上恶心,整个人飘忽起来,不恰当的比喻大致是灵肉分离。

周末学校医院是不开门的,而急诊是正常人看不起的,当然我自觉还不至于到急诊的地步。跟朋友借了敷头的冰袋,开始疯狂地喝水,一晚上六瓶纯水下肚。吃了自己带来的药,窝在浴缸里逼汗,透彻淋漓之后就躺上床。一夜难受得辗转反侧,睡睡醒醒忽冷忽热。

等到天亮再跟朋友借药,没胃口于是熬了粥,吃完后竟睡着了,一觉醒来感觉除了还有些头晕无力基本活过来了。

虽然连个电话都不知道打给谁,只能在微博上诉苦,我确定我一定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就像坐在费城市政厅前的慢镜头,你可能觉得那是孤单的背影,但我自认为是坚定。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 Comments

  1. L·invisible说道:

    自己相信自己就好了,是坚强。敢自己独自一人坐在异国他乡的街上本身就是一种坚强。o∩_∩o

  2. plaza66说道:

    我觉得是坚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