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班级干部选举之论

下面的言论是我自己的想法,看到的朋友们如果生气如果觉得我有失偏颇,那么就当我是放了一个屁。
半个小时之前,进行了大学生涯中第三次班级干部选举,有点像闹剧,这就是中国现在的民主状态。
我坐在最后一排,参加了这次闹剧,我是帮着闹的,并不是演员,因为我觉得真的很有意思。
点破一点,大多数上去的人是为了那么一点利益,因为所有的人都清楚,当干部是能够开PARTY的前提,而像我这样视PARTY为粪土的人真的很少见了。老大不愧为我们水瓶的同志,她在台上说了实话:“当干部真的有好处。”
我不排除有人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参加PARTY只是顺便的从物,但是我确信到了大三这个时候大多数人绝对是功利的为了PARTY的。
想想大一刚开学时候的那次选举,真的很民粹,纯粹是以看谁的脸顺眼为投票原则,而我觉得那时上台的大多数人真的是想证明些什么。
当时我用我特有的语言方式参加选举,大家没有识破我这只披着羊皮的狼。我在黑板上画了张曲线图,曲曲折折忽上忽下,我说这是我的从小学开始的从政经验,两起三落,我说我等着大家把我变成邓公———三起三落。其实好好分析就知道我是个杀人放火不讨人喜欢的孩子。有哪个人会这样起落呢?我。因为我算是个智商比较不正常的孩子,而且我自认为长着一张比较容易迷惑人的脸,所以,每当老师或者同学们初识我时我总会篡位成功,但是日久见人心。我总是有自己的意见,并且这种意见是非主流的,我总是个反对派,因为我骨子里是追求真理的,而我总是觉得别人有或这或那的缺陷,其实我自己也非完人一个,所以算是眼高手低。
但是,我确信我是诚实的,我从不昧着良心做事,我总是会把我认为不好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这样的性格在这样的中国是没有市场的。我还是要坚持,我不会作任何我认为不爽的事,我不会作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我也不会作任何损人利己或者损人不利己的事,总之,我就是我。
PARTY的吸引力真的很强,所以班干部的吸引力也很强,但是,奇怪的是我和这些是异性的,但是我却像与之同性一样与之排斥,经典物理不再经典。
就在刚刚,ray发了消息给我问我为什么不上去选,答曰:“给想入党的同学一些机会吧。”其实还有一点没有说,因为我是个杀人放火的大盗,每人会选我,呵呵。
有阵子QQ的签名用的是“与其诅咒黑暗,不如让自己发光。”小诺看了之后叫我萤火虫,我想,普罗米修斯盗出的火种现在被人看管了起来,而我要作新的盗火者,但是可能我的力量太微小,那么我就作一只萤火虫吧,如果能够自焚发出一些自由的光亮,那么我也就满足了。
最后是李敖在他的《快意恩仇录》里关于加入国民党的一段叙述,我以此收尾。
 

在半年受训期间,国民党千方百计,拉同学入党,最后,使出杀手锏,说不入党的会被发配到进门前线,而那时的金门是八二三炮战的极危险地带。在这种杀手锏的威胁利诱下,仅有的少数非党员同学,也大都入党了,可是我不为所动。指导员对我说:“李敖你不怕去金门?”我说:“我不怕。”他说:“你很优秀,我们国民党没有拉到你,很可惜。”我说:“你们拉到一个贪生怕死、为了怕去金门而入党的李敖,才真可惜呢!”他说:“你不入党,你在台湾活不下去,会永远不方便。”我说:“我准备死在金门,没什么不方便了。”他听了,摇头而去。好玩的是,最后我竟没有分到金门,反倒是一些临时搭入党巴士的同学给分到金门。他们得知后,气得去质问指导员,指导员说:“前线需要忠贞的人,把李敖送到前线,他会影响民心士气,所以还是你们去好一点。”气的有人把党证都给撕了。我一生以不作国民党为荣,我对为了不作国民党而付的一切代价,从不逃避。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5 Comments

  1. 玲智说道:

    我昨天也参与闹剧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梦游一样,可能潜意识我不想做下去了,可我得上去说。我嫉妒我憎恶我讨厌,可是我真觉得自己是个小丑,说那么多话就最后一句话是我想说的,而且是要讽刺别人的。其实在过去的那一年我在宿舍摔过门在心里把别人的祖宗18代问候个遍,可是要忍,我不明白,为了一个团体出点力有那么难吗/我只是觉得自己还是孩子。我真的很感谢一些给我支持的人,但我不得不讨厌那些自私的人。我忘不了加李夏阳和替补才6人的那场3对3比赛,就是因为人少啊!还好这次大家让我退了,我再也不用说违心的话。但是还是很感谢信任我的同学们。

  2. 三斤说道:

    老大~俺永远支持你的~:)

  3. zoilok说道:

    不管入不入party,俺都上前线

  4. Ray说道:

    感觉自己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5. zhen说道:

    en !!!~~~花生不知道说什么,也不会说什么,只能说,很感动,你们可以保持自己的个性,毕竟在现在的社会里面,敢坚持自己原则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你们小小地骄傲.至于钱的事嘛,好说啊,等花生田收获了,请你们吃花生.哈哈

  6. Wendy说道:

    深深体悟每个人想法果然不一样 其实我跟周静并不是想加入party所以.. 嗯….. 哦….最后一段写得很好

  7. ♀卓儿说道:

    又一次追随小强到这里,很庆幸外贸没几人想入党。我们走不同的路,但有相同的天空。

  8. 文祥说道:

    仁者见仁吧,,,其实有些问题, 是不需要说的太明白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既然是垄断性组织当然大家都会 "趋之若骛",当代的年轻人 没有几个是能将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做为毕生追求目标的,,呵呵"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也许现在普遍化为大多数青年人的梦.. 也包括我,,,, 吼吼,,,,

  9. Hanbin说道:

    其实既然不喜欢,就没必要去谈论了,不过是一种抱怨,每个人都会向好友亲人抱怨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李敖不过是向所有读者去抱怨,但本质是一样。本人骨子里也有一些愤青,但是本质却还是一个极现实的人,所以从来不和主流对着干,经常被三斤同学不齿,不过却也不觉得什么,个人认为只要自己觉得生活快乐,这样的人生就是成功的,见仁见智吧,就像猪,它真的不幸福吗?

  10. zoilok说道:

    楼下显然已经像某种白胖的动物看齐。

  11. Hanbin说道:

    楼下的,找抽到我地盘来,别在别人地盘搞……

  12. 说道:

    原来大家的想法真的是那么不纯粹!本来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不去参加你这次所谓的“PARTY”。在竞选之前我想了很久,可能是自己和你考虑的角度不同,我认为可能现在很少有人愿意为班级再做一点事,而且在这么敏感的时刻竞选大多是为了个人利益。所以,我想证明我不是为了利益,因为你们眼中的利益至少我已经得到了。可是,不知道有没有理解我们的思想斗争,可能大家看到的还是我们的表面。我想为班委说句公道话,除了个别同学的入党机会,到底有多少好处可以拿呢?不要那么早的用功利的眼光看我们周围的人和事好吗?如果有不妥的言论,请原谅。

  13. 说道:

    我承认,我就是为了捞个入党的机会,就像祥子说的,在一个垄断性组织下干活,不融进去是很难发展的,特别是像我这样的没有背景的人。。。 周静说的,想为班级做些事,我很欣赏,可能我做不到。为什么要竞选,我觉得我在学生会做的再大,我也不能拿到我想要的,拿到那个我生存能够有大用的东西--党票,如果不是当初我们的第一届班长和支书就这么轻易的入党了,我们也不会对班干部有这样的看法。 不要鄙视我,我就这么势利一次,做好自己该做的,希望能得到我想要的。。。 还有,小三,有空还是要过来shooto的哦。。。

  14. 说道:

    祥子说的,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确,这样的人现在几乎没有了,因为生活压力太大了。。。我老唐要说的是,我选择法律,是因为想惩治罪恶,还人公道,直到现在我还是这个想法,别笑我,也别鄙视我,我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前进,我要凭一己之力还一片公道。今年在检察院,我看到了一个最平凡的检察官的每一天,我喜欢上了这个职业,我觉得他很崇高,中国还是有清官和好官的。。。

  15. 说道:

    仨,借你一方宝地,抒发一下情操,望见凉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