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回复一些声音

刚从新东方出来,念了了什么中口班,很功利的目的,为了以后能多拿点银子。
看了一些留言和一些人在自己的space上写的文字,想说一些话。
首先,我不是奋青,更不是粪青,如果再降低一些标准可能算是一个奋青。
其次,关于某些人所说的“真正不在乎入党的人是不会整天把这个放在嘴边的”。也许这句话不是说给我听得,但是,我想说,我确实曾经嫉妒过某些人,因为我觉得他们并不比我强在哪里,当时很简单的想法就是心里的不服气,并且是很不服气,于是乎有段时间曾经是在乎过这些的。但是,如果某些人那样说我,那么,我不得不说,某些人太看低我了,狗眼看人低,对不起我骂人了。我一向是个直嗓子,肚子里憋不住话。还有就是某些人所追崇的大师也不是总是写文章抨击某些人吗?并且,他们拿出了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吗?我不是忍者,只有狗日的鬼子才会变成忍者,有不爽的就是要说出来,这才是真性情!这是space,这是个人网络日志,这是在这个红色的中国很少几个能够自由说话的地方,难道在这种地方也要怕这怕那吗?这是个人的网络日志,没有人请你来看,没有人硬逼着你看,这是自己写给自己的东西,用ray的话说,这个叫日记,不想看的人可以不来看。
再次,毛泽东有句话说得是不错的,“哪里都有左中右”,所以没有任何人否定“纯洁”的人,所以也请某些人不要莫名的说我这个我自认为还算比较纯洁的人,至少我现在是的。
最后,假象总是迷惑不了人的眼睛的,事实胜于雄辩。FACT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不要用一颗不正常的心来看别人。
看完之后某些人会说那句话,“真正不在乎的人是不会把这些放在嘴上的”。用胡适先生的一句话来回应“宁鸣尔死,不默而生。”
 

最后还是用李敖的话结尾,这是他在昨天上海记者会上的话。

提问:浙江电视台记者。我今天提问可能还有一点忐忑,以前注意到不管在您的著作中还是言论中,很多浙江人都挨过您的骂。半个多世纪以来您都没有回过大陆,一直以来您都非常关注内地的发展和改革开放,也收集了很多内地的资料和信息,我想问的是浙江的发展,浙江人以及浙江地域文化有没有进入过您的研究视线?最近有一个浙江学者也向您开骂,指责您开始媚俗,您有什么反应?

李敖:我没有反应,如果有反应,这是浙江人的性格,喜欢讲风凉话,我觉得不够务实,请你转告他们,谢谢!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6 Comments

  1. 鲁霖说道:

    消消气吧,小朋友,呵呵~ 理解支持你的人都在的!^_^

  2. zoilok说道:

    言论自由是必要的

  3. 摩小卡说道:

    我只能以自己和你相识的年头来证明。你并非那种口是心非,掩耳盗铃的华山某前辈之流,大大的并非。至于其他。我说过,我是鸳鸯蝴蝶派,不问政治。三斤,我们都了解你,所以支持你。但是,你也要容许流言蜚语对你的打磨。加油。幸福……

  4. Hanbin说道:

    气啥呀,真是的,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对自己的看法-我的原则。别的人放什么屁,I don\’t give a fucking shit.

  5. Ray说道:

    每天都好多不快乐

  6. Shushu说道:

    哈哈,你姐姐我也来支持你啦.貌似有很多人要考虑道德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