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渺小的我和伟大的党

我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长久以来作为一个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的公民,我一直没有主动向党组织靠拢,并且,由于我觉得我的思想境界不能达到《共产党宣言》中的高度,所以在可以 预见的将来,卑微的我应该也不会向伟大的党靠拢。
前几天,友人大鹏晋升XXXX大学XXXX学院学生会主席,他向友人智同志私下透露,为了保持政治上的正确性,想要和我这个落后分子撇清关系。
今天,我做了个决定,准备把我跟党的关系叙述一下,以免给与我打过交道的人造成不好的影响。
首先,说自己。我于1991年在XX省xx市第二小学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少年先锋队,属于集体行为,所有的人都是少先队员。1998年,初中,我于xx省XX市第一中学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引以自豪的是,我是班级唯一三个民选团员,算是民主途径,但是我当时的动机完全是因为虚荣心所至,属于入团动机不纯,而且当我进入XX省XX中学高中部学习之后,学校进行了一个消灭非团员的运动,我想,就算初中不入,高中也会被消灭吧,并且我当时应该算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我觉得我没有权利决定我是否不加入。高中期间我曾经和坐在前排的zoilok大人、智同学进行了关于政治观点的大讨论,当时我旗帜鲜明地拥护伟大的党,而zoilok同学激烈的对党有很大的“微词”,当时我的出发点用现在我的话来说就是:我赞成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但我不赞同能够列宁主义的方法。但是现在,我落都得连马克思主义的理想我觉得不会实现了,而当年激进的zoilok大人已经被伟大的党所吸收。进入大学后,可能由于我高考蒙得不错,我们亲爱的辅导员把我当作党的种子加以培养,还给我填了什么表,可惜我不求上进辜负了党对我的栽培,和我同一批的种子都被种下去之后我连种子都不是了。其实这也是我所乐见的,因为我真的没有任何地方值得党吸收我的。到大i二的时候,班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优秀团员了,只有我和少数几位同学不是,某天,党派人跟我说,让我明天参加推优会,上台讲两句,我说我不参加了。当天晚上,和宿舍人聊天的时候,我说,要是我上去我别的不说我就讲一个笑话,内容如下:“一只狗去山里创业,农夫给了它一把镰刀,木匠给了它一把锤子。狗来到山里突 然遇到一只老虎,吓得它赶忙把镰刀锤子举了起来,老虎见了哈哈大笑说:“哟,小样儿,还是个党员哩!”同寝室的人都说我不敢,于是我跟他们打赌,第二天我上台完整的讲了一遍,可惜,台下没人笑,当时我就想,也许只有我这个落后人分子才觉得好笑吧。没想到,我竟然瞎猫碰上死耗子被选上了,是十个人里的最后一名,可能是大家可怜我,我觉得十分内疚,我觉得没有选上的同学都比我先进比我优秀,真的很惭愧。
 
其次,说说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中年纪最大的共产党是我的爷爷,1943年参加八路,1945年加入中共,算是老中共,今年,还接受了党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但是,我爷爷当年参加八路的目的只是为了吃饱饭,因为曾祖父母在爷爷十三岁时双双去世,在当八路之前我爷爷讨过饭、做过地主的长工,受尽人间苦难。至于后来参加党的组织,应该是在革命的队伍里锻炼所至吧。我的外公,已经去世,也是一个老中共,解放战争期间参加工作。我的父亲,高中毕业之后到济南军区空军某部参军,在部队中参加了中共。我觉得我真是不争气,在这么一个又红又专的家庭里,竟然养育出我这么一个层次很低、格局不大的落后分子,我万分惭愧。
 
最后,我的友人们。zoiklok已经进入组织,大鹏高中就已入党,小智基本没有问题,虫子因为年龄的原因前两年没有能够入党,今年满十八周岁之后已经被党组织接受。。。。。。
 
以上是我跟党的关系,如实陈述,虽然我很低微,素质不高,觉悟不高,与党无缘,但是,我很诚实。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2 Comments

  1. Ray说道:

    …….无语

  2. Ray说道:

    那个笑话我还记得PS我选你了。。。PPS你传给我的电影不能看。。我晕死。。。

  3. 鲁霖说道:

    我算什么?!

  4. 鲁霖说道:

    也是要被鄙视的人?!

  5. 玲智说道:

    事实上,是某些人素质不高,不是你素质不高啦!或者可以说是PARTY没有发现你。靠~~~~~

  6. 三斤说道:

    老大不明白啊~嘿嘿~我不想被发现阿~呵呵

  7. zoilok说道:

    我也无语……

  8. 三斤说道:

    胆小怕事~

  9. wangshifeng说道:

    每日在公司论坛与人争论民主,中共.其实很多与我争论的人,还都表示党员,都说,民主是P话,共产党现在统治的好着呢,要给他时间.真正的党员呢,我充满BS,因为他们都是大学时代为了能找个好单位,在家长或者其它有识之士指点下上了中共贼船.我现在在论坛里开了几个帖子跟人争论,大多数明智之人,理都不理,认为我疯了.日子过的好好的,整天说什么狗屁民主.骂共产党,小心组织修理你.今天看到三斤关于大学党员的讲述,很亲切,很熟悉,彷佛是我在讲述我大学时代的班干部选举.我说中共在国际声名狼藉,却总拉人民做挡箭牌,说人家反华.同事答:遏制中国. 资本主义害怕共产主义.我质问:共产主义?谁以它为最高理想并为之努力?难道是共产党?呵呵

  10. Peng说道:

    我連tuan 都沒有入。。。自以為是明智之舉,哈哈,省得再痲煩t。建議去我的blog看看,我們這樣的觀點的,沒有多少人。自己珍惜自己,自己保護自己!

  11. First说道:

    呵呵,黑色幽默。以后也许会收入《共产中国时期笑话录》,不过到那个时候已经没人看得懂也没有人关心了

  12. 说道:

    你這篇文章真是樂壞我了
    我看得很開心 真的
    而且你啊 有很嚴重的知識份子的臭味
    而且是高知識份子的臭
    跟普通的臭層級不同
    真真了不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