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故都孤独(二)

承:游戏人生
今天继续感冒,已经用掉两大包纸巾,晚上去上新东方之前昏头昏脑地没有带药没有带手机,汪亮个男人在上面表演地很卖力的时候我一边打呵欠一边擦鼻涕。
 
都是南京之行染上的感冒。临行前一天晚上姝发消息来说南京降温,让我多带衣服,我没当回事,敷衍地答复,早上当我坐上庞巴迪的时候,zoilok发消息来:“故都雨,天寒,本大人亦病,多携衣为宜。”这时候我已经单衣赴宁了。
 
10月21日上午10:47,T706次列车准时到达南京站。roy短我说在大桥上堵住了,要晚10分钟左右。
 
来之前就听他们说南京造了个像飞机场的火车站,因为十运会的缘故。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出站 还是惊讶了一下,确实是漂亮,但是,这是多少纳税人的钱呢?必要吗?形象工程吧,中国总是这样的。
 
走出火车第一件事是想方便,内急。在火车站里找了半天没有发现WC,于是问工作人员,那人说是在外面,我在外面找了一会,未果,于是再问,又一人说楼上,楼上是候车室,我刚准备进去方便,某人拦住我说车票,我说我不是坐车的我是来WC的,他说候车室的WC只为坐车的人服务,我说我刚坐完车,那人让我到楼下去找,我说我刚打楼下来,下面的人说在上面,那人没辙只好放我进去,但是仍然想为难我一下,非让我的包放进那个搜索炸弹用的机器。
 
方便过后,买好了回去的车票,roy便到了。拍照留念之后,坐上了XX路公共汽车,直奔仙林大学城而去。虽然有挤地铁的经历,但是对于南京的BUS还是不能接受,因为车里真的很脏。
 
到了南师大,接见了大鹏、zoilok,一起共进了午餐,当然,这是由南京方面提供的所谓的新加坡鸡饭。吃完后,稍微参观了一下南师校园,真的是“大”学,不管其他如何,仅凭大这一点也是值得称道的,但是我命中注定跟“大”学无缘,我的梦想是那小小的圣约翰。
 
大鹏和zoilok为了我都翘了下午的课,roy说南师没有翘课的传统,这使我很是惊讶。参观的过程中来到了zoilok号称的很先进的厕所,本来以为是TOTO红外,一看竟然。。。。说实话,这种厕所在松江是找不到的,确实是先进。
 
参观完之后,那三个男人竟然把我带到网吧,想想我竟让为了上网跑到这里,很是冤枉。
 
晚上,大鹏请课,在一处很贵但是味道不是很好的餐馆,校外租房居住备战雅斯的roy夫人姝也一齐参加。晚宴进行地欢快、热烈又不失含蓄,虽然饭菜不甚可口,但我还是给与了大鹏高度的评价。
 
晚饭之后,我知道了一件差点改变我命运的事情——这帮人不是每天洗澡的,而且这里洗澡很不方便!作为一个传说中的一年洗澡数大于三百六十五的我来说,这无疑是当头一棍。经过九九八十一难,途中包括跟大鹏经过泥泞的工地,走到无人的荒地,最终,大鹏决定让我在他处洗澡。苍天有眼,祖上积德,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所以,在洗得干干净净之后,睡在大鹏官邸的空房内,我幸福地睡着了。
 
从10:47开始的一天是幸福的,因为我和我的伙伴们在一起,虽然我总是让人感觉很是散漫,但这就是我快乐的样子,游戏人生。
 
幸福地睡着的我,幸福的说着梦话,谁能想到接下去的一天是那样的。
 
to be continue。。。。。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6 Comments

  1. ♀卓儿说道:

    红外。。。

  2. zoilok说道:

    厕所凑活了,要求不要太高啊……

  3. 玲智说道:

    这样的软座我常坐的,嘎嘎!因为喜欢常州火车站的软席候车室,我不太喜欢人多。我也想去南京。。。我的人也在南京。

  4. Ray说道:

    我的人….啥时和你们一起去旅游啊…哈哈

  5. Shushu说道:

    这个,这个,提及我的那句话也太瘪了吧

  6. Hanbin说道:

    那句话是比较瘪……同意楼下的女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