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无题

昨天晚上在宿舍,一个人上网,无所事事,于是就准备到我无所事事时候经常去的“维基百科(中文版)http://zh.wikipedia.org/”去逛逛。没想到的是,被封了。
 
这是一个从德国开始发展的网站,站内所有词条均由网友自由撰写,参与编辑,再你参看他人撰写的内容后,如果觉得不准确,你可以进行修改,没有任何限制。维基的内容可以说是很丰富的,每当我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会在维基的搜索栏里随便打几个字,出来的就是一片新天地。没想到被封了。
 
这是我们伟大的政府的不自信的表现,因为维基里面的很多内容是十分敏感的,但是却又是很多人想了解但是通过正常途径无法知道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近政府刚刚发布了所谓《中国民主政治白皮书》,网上的文章说,它发表的那天,维基被封。
 
维基可以被称为一个无政府主义的试验,因为它所有的内容是开放编辑的,如果一个人想要恶意的篡改内容,那么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这种事件几乎没有发生过。而正是这个无政府主义式的网站被封的时候,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巴金去世了,讽刺的是这位一生笃信无政府主义的老人在离开人世之前却长期担任“国家领导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巴金的死,我没有感到叹惋,感到仅仅是释然,因为巴金活得很累,患病后的巴金曾经说“我是为了别人而活着。”也许死对于老人反而是一种幸福。
 
在老人死之后,我买了《随想录》,一本厚厚的忏悔的文字,这是一本讲真话的书,在中国大陆这样的书已经找不到了。巴金的书我没有看过很多,随想录算是唯一完整的一本,平心而论,巴金在中国文学的地位并不是最高的,像巴金之类的作家有很多,但是巴金的价值在于,在进入我们的伟大的新中国之后,好像其他的作家都被改造了,经过风雨以后都变了一个人,都学会做人了,他们的笔下只有光明没有批评了,只有巴金像一个孩子一样坚持着自己,一颗从青年时的赤子之心并为改变。
 
最近看了《胡适口述自传》,胡适的治学,胡适的观点,从青年到老年从未变化,胡适的思想是一贯的。巴金的赤子之心,他对心中真理的坚持,与胡适之先生的一贯好似一种印证。那天在《新民周刊》看到一篇写李敖的文章,里面提到友人给李敖写的一幅字,其中一句是“感违世俗表天真”,我想,这句话用在巴老身上也应该是合适的吧。
 
巴老走之后,学校里某学院的“分团委”弄了个横幅,内容大致是怀念老人,称赞老人的说真话,但是这个“分团委”是真的在纪念或者学习巴老吗?不!他们只是在做一种仪式,说明他们是有层次的,说明他们知道巴金死了,仅此而已,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应该与爽直、说真话已经毫无缘分了吧!
 
说道巴老的死,不得不谈到刚刚去世的另一个“国家领导人”——荣毅仁。死后政府对他的改观定论是“中国现代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卓越的国家领导人,伟大的爱国主义、共产主义战士”,前三项我不否定,但是荣毅仁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吗?新华社发布的荣毅仁火化的新闻中,有一句是"荣毅仁同志的遗体安放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荣先生不是中共党员,为什么要覆盖党旗呢?
 
一连串的疑问,不得其解。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0 Comments

  1. zoilok说道:

    共党统治的理论基础在以一点一点被削减,它已经慌了么?

  2. 鹏宇说道:

    zoilok大人,讨论中共的不是,既不新鲜,也无意义,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体制的弊端不是一党所为。你所说的理论基础,我觉得与其谈理论基础,还不如讨论合法性,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至少目前来看中共作为威权政府的作用利大一些,这也就是李敖为什么说要学会占共产党的便宜。威权粉碎的一天是会来到的,但威权粉碎不是不需要权威,无政府在事实上的危害大的多。亨廷顿在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一再强调,对于转型期国家来说,建立稳定的政治秩序是进行现代化的重要条件,为此,首先,要建立统一的,由权威的政治制度。中国是转型期国家,中国是达尔所说的民主的基础条件不利的国家,中国没有发达的社会阶层,这些问题都是制约公民自治的重要因素。而且,政治平等的实现归根结底来源于政治平等,所以发展才是硬道理是非常正确的。胡适先生说,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中国目前最为迫切的社会改革,医改失败,房价虚火,教育高收费,基尼系数超警戒线,这些是眼面前的问题。

  3. 鹏宇说道:

    打错了一段,政治平等来源于经济平等。

  4. 三斤说道:

    大鹏同学经常用一些名词术语,这一点我有一些意见,赫赫

  5. 三斤说道:

    不说别的,只是想对大鹏说,我们不是谈主义,共产党的这个主义也许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它的统治方式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并且,它至今没有想要改正的迹象。关于你所说的那些XX学说,我们都没有听说过,其实在实际上学说总是假大空的。

  6. 三斤说道:

    中国需要能说真话的人,但是我觉得大鹏不是,赫赫

  7. 鹏宇说道:

    各抒己见吧,三斤不能说那些学说是假大空的,引用这些,是为了避免非理性的语言。

  8. 鹏宇说道:

    也许我是一个不愿说真话的人,但我希望能把事情做好,能把关系协调好,所以我欣赏周总理。中国既需要朱镕基这样讲真话的总理,也需要周总理这样的大儒。

  9. zoilok说道:

    中共的合法性我没有质疑。如果现在就哪个政党可以执政进行全民公决,那我可以肯定,中共还是得绝大多数票,甚至全部。TANAGA说要研究现实问题,我更是赞同。但现在得条件是,我们如何解决?我们还能指望什么?我们只能指望“中共带领我们走出水深火热”。我敢说,中共干实事得能力已经降到危险地步。

  10. First说道:

    新华社说,1985 年荣前副主席就入党了。但是这以后他还是以 “民主人士” 的身份出现。直到今天。看来,中共到今天还有秘密党员。只要符合党的利益,人所不齿的说谎,共产党员干起来并不脸红。这当然并不令人惊讶。给我提了一醒的是,今天,我们周围还有谁是秘密党员呢?公开自己的信仰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居然要靠隐瞒执政党员身份为执政党工作,这样的人,有人格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