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关于大鹏的留言

还是说一些吧
大鹏所谓的体制原因不是一党所为,那么是谁所谓呢?
 
大鹏说把中共当作权威政府来用利大,但是权威政府也应该有所改变吧?新加坡的权威就是很好的例子。
大鹏引述李敖的话,但是大鹏作了一件共产党警察那个做的事情:“断章取义”。的确,李敖是对大陆的青年说不要反对共产党,要利用它,要让他们为人民服务。但是,李敖还说他要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真正的实行”,“只要我们不认为它是假的,它就是真的”,那么,中国共产党在改变吗?没有。我们的宪法是个幌子,维基不是被封了吗?
大鹏所说的XX说中国是民主基础不利的国家,不要老信那帮老外的话,什么是他们所谓的民主基础,他们的民主基础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是什么时候?17世纪和21世纪不能用一个思维来衡量。
 
大鹏很喜欢引述鬼子的观点,那么我也来个。托马斯·弗里德曼,纽约时报的著名专栏作家,上个月刚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作了两场演讲,他说过:“中国印度美国,都好像是在高速公路行驶。中国呢,道路平坦,5车道,一切都很好,但是前面有一个政治改革的障碍,车子开过去,要么是跳起来落下去震几下继续开下去,要么是车毁人亡;印度呢,路面是一塌糊涂,很窄,还有动物走来走去,但是前面似乎越来越平坦,也许未来就可能全是中国的这种好路,也许这只是空中楼阁。美国呢,没有障碍,路也很好,但是前面好像没有路了,美国人必须自己开出新路来。”
大鹏,你所说的中国所出现的问题,很多不正是因为政府不得力导致的吗?而如果不进行政治上的改革,那么,很多问题是不会解决的。
 
还有,胡适先生的话你理解有误,当年胡适在回忆录里对于他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说:“我的意思是想对那种有被盲目接受危险的教条主义来稍加批评。”
胡适先生在文章里指出:“第一,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第二、不去实地研究我们自己现有的社会、政治、文化的需要,单会谈一些外来紧靠的抽象主义,是毫无用处的。第三,偏向纸上的“主义”是很危险的”。在文章的结尾,胡适是这样说的“主义的最大危险就是能使人心满意足,自以为寻着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从此用不着费心理趣研究这个那个具体问题的解决了。”
这才是胡适先生的原意,他批评的是那些空谈的主义,而现在中共的一系列事情正是在空谈主义,而真正存在的问题却避而不提。
说句实话,我明确的知道,中共在中期以内一定是中国的执政,所以,现在我们反对他不是为了终结他,我还有一丝希望,希望他改变。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4 Comments

  1. 鹏宇说道:

    论战似乎开始了,回版接战。

  2. LiLian说道:

    >"< so blur @@

  3. zoilok说道:

    怪我不好,不该抛出炸弹。

  4. First说道:

    大鹏公开入党,公开为自己参加的政党辩护,公开捍卫自己的利益,我觉得是光明磊落的事情,比起荣毅仁这种说谎骗人的 “地下党员”,道德上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