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微软变更网上日志审查方式

消息来源:BBC 

2006年02月0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3:15北京时间 11:15发表

 

美国微软公司对应对有关政府要求微软审查其博客网站上敏感内容的方式进行了调整。

从去年六月开始,微软公司被指删除在微软博客网站上刊登的来自中国的自由记者赵京的网上日志,受到不少抨击。

赵京的网络日志因呼吁中国互联网和现实社会里的的言论自由而著名。

在中国经营的微软MSN的网上日志阻止用户输入一些如"自由"、"民主"和"示威"等词汇。在日志上输入含有这些字眼、含有色情或敏感资料,将会收到到弹出式视窗的警告:"这个信息含有受禁止语句,请删除这个语句。"

中国政府对网民的上网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和审查,并对中国当局认为敏感或对当局有威胁的内容进行审查和封锁。

近日,美国国会议员谴责包括搜索引擎巨头Google和微软公司在内的美国知名高科技公司帮助中国进行网络审查。

面对这些批评,微软现在表示,在某个国家被禁的微软博客网站或网上日志内容可在其它国家看到。
微软公司的资深律师史密斯说,微软公司现在只有在接到有关国家政府的"有法律效力的通知",才会删除有关的博客网站或日志上的相关内容。

他补充说,只有在某个日志内容违反了所在国法律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公民才不会看到引起争议的日志内容,因为它将被删除。

微软目前正在对所有的"MSN共享空间"实施这个根据国别不同而进行的屏障措施。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3 Comments

  1. 鹏宇说道:

    封锁不住很多东西。

  2. First说道:

    下个星期斑竹的空间就要封闭不对外开放了,正值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祝愿斑竹的空间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和谐、斑竹的体制内朋友也大发利市。
     
    维权人士唐荆陵郭飞雄遭殴打
     
    记者亚微报道/参与广州太石村维权工作的广州律师唐荆陵在探望维权活动人士郭飞雄之后遭到不明身份者殴打。此外,最近才获释的郭飞雄星期五也遭到类似命运,并被扣留在广州天河区林和派出所。()唐荆陵星期四探望郭飞雄之后在返回的途中遭到一群不明身份者的跟踪和殴打。唐荆陵星期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星期四下午两点钟左右,他离开郭飞雄的住处后发现被人跟踪。他因此取消去朋友家的计划,而在广州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最后走进一家理发店,这群人也跟着他到了理发店。()唐荆陵说:“当时理发店的人还招呼他们,问他们是不是进去理发,他们说不理发,因为问了很久,那些人不好推脱,就说是我的朋友,在门口等我。当时理发师还说,你这几个朋友真好,你在这里理发,他们还站在门外等着。我笑了一笑。”(wsnet.com)唐荆陵说,他理完发后,几次试图摆脱这些人,这些人最初还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后来就乾脆从前后左右各个方向与他不超过一米的距离,基本上是贴身围着他走。在这种情况下,唐荆陵只好往派出所的方向走。()*跟踪者猛敲唐荆陵后脑* 唐荆陵说:“其中一个可能是他们的头目,那个人年纪比较大。他长得比较高,脸形比较胖。这个人在我往派出所方向走的时候,经过一个小巷,他就突然从后面用手猛敲我的后脑。当时,我回头问他:你为什么打我?我问他的时语气也很平静,路上也有行人也都看到他这种凶恶的举动。他没有回答,我看了一下他,就继续往派出所方向走。走了几步,他又打了一次。我又问他。后来,我们继续走的时候,他们就在拐角的巷口,四个人把我紧紧地围着。”()唐荆陵律师说,后来打他的人又跟上来,用身体碰撞他,并且用力踩他的鞋子,把他的鞋踩坏,直到唐荆陵律师看见警车报警,警察才把他带到派出所,这些人也跟着到了派出所。他们和警察谈了什么,他不得而知。)在派出所的时候,唐荆陵律师给曾经给和他一起去太石村进行过调查的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发短信请求帮助。艾晓明教授到了派出所后,警方对报案过程做了记录。)艾晓明教授说:“我们在派出所报案的时候,接案警察的态度有一些诧异,也就是说,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受到袭击的事情。开始他记录了,但是我不知道他后来是否了解了有关情况,而且开始时警察是愿意送我们走的。他们说,现在司机不在,等司机来了,我们就送你们走,可是等我们到一楼等了,警察又告诉我们不能送我们了。后来我和唐荆陵就决定,既然警方已经明确表示不能拿警车来送我们,我就想无论是打也好,袭击也好,什么也好,那我们就受着,我们俩就出去了。”*唐荆陵律师被打是危险信号* 艾晓明教授说,唐荆陵律师被打发出一个危险的信号,那就是,当局可以有恃无恐地使用武力对待人民。据艾晓明教授介绍,他们出去乘出租车后,一直被人尾随,等到晚上10点钟左右车子到了她家后才离去。)与此同时,维权人士郭飞雄也在星期五上午遇到和唐荆陵同样的遭遇,郭飞雄接受记者采访时正被派出所扣留,人身自由受到限制。郭飞雄说:“我今天一大早出门的时候,有将近10个秘密警察和黑社会的分子,一直贴身跟着我。然后我走到大街上的公共汽车站那里,其中一个人在接到电话指令之后,就不断用身体撞击我。我就跑到秘密警察的领队那里和他交涉,他说我给他拍了照。我说,你昨天为什么给我的儿子女儿拍照呢?你们要打我杀我都可以,你干吗要威胁我的家人呢?对方反过来就抢我身上的相机,和我互相推搡20分钟,他想把我推到栏杆上,我就用身体抗住。这个时候,派出所的警察来了,把我们都带到了派出所。”(*高智晟强烈谴责广东做法* 北京着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对中共当局对付郭飞雄的做法提出了强烈的谴责。他说:“郭飞雄的家人持续地受到威胁。几岁的孩子出门后被下流的秘密警察围着给照像,孩子和他的夫人都被跟踪。他今天仅仅因为是他也拿出相机的时候,就被这一群流氓推搡,送到派出所,现在他肯定已经没有了自由。”(到记者发稿时,郭飞雄仍然被警方扣留在广州市天河区林和派出所,等候广州市公安局做出处理他的决定。记者打电话给该派出所询问郭飞雄的情况,一位公安人员回答说,他没有被扣押,其他情况一概无可奉告。
     
    郭飞雄被一群秘密警察殴打后在凌晨回家         今天午夜零点50分郭飞雄律师从林和派出所回到了家。    零点30分左右,郭飞雄律师被一群秘密警察从林和派出所大厅拖出去后,实施非常“专业性的殴打”。他们把郭律师的相机和胶卷抢走,扭住他的双手把它按倒在地上狠命的打或踢他的肾脏和腰部,有意要伤害郭律师.在群击下的殴打中,因为打的太凶.郭律师疼痛难忍发出了惨叫。我们采访时听到他叙述事情发生的过程时声音非常虚弱。        郭律师在叙述这段经历时说“警察是在最里面跟我签署了一个和解无效书,刚走到派出所的大厅里面。就被这些秘密警察当着其它警察的面把我拖出去打的 一大群不是一个 身强力壮的他打我时我也不能还手。并且我也不跑,我绝不跑,我一直站在那让他打。打完以后他们就象电影上黑社会那样,重新把我的相机挂在我的脖子上,把眼镜带在我的脸上。把我扶好。就像黑社会的人表演一样。”        他接着说“整个过程我不走,也不出声音,我也不喊警察救我。事后我也不到警察那里报案,这种状态下我们没有必要报案了嘛。他当警察面打我.你报案他说没看见啊!你要再说有伤没有啊?哪流血了?这是我们整个中国法制状况的反映。通过这我就知道那些法轮功的人在里面受到什么样的酷刑。为什么会遭到杀害。因为我们在派出所就可以挨打嘛。在全球舆论的关注下,他照样耀武扬威的对我进行殴打。”            在介绍事情发生的起因时郭飞雄说:    "昨天我太太和孩子, 到商店买东西, 他们这些警察和黑社会居然一起拥进到商店, 这就是太下流无耻了, 一个国家的政府, 干这种事情, 谁没有家人啊? 哪个朝代的这种思想斗争和思想冲突会影响到家人呢? 现在的这些人做事没有任何文明的底线,就是一群禽兽, 我们要通过我们的方式揭露这群禽兽."        在郭飞雄反拍照被打时,他说:    “其实,我还没有反拍照时他们已经打我了.昨天中午,我出去后我从家里一出去过了马路到了公共汽车站。有一个黑社会分子在接到一个电话后立即过来用身体撞击我。手法就跟他们在前一天殴打唐荆陵的手法一模一样。我就知道他们决定在第二天开始打我了。我就立即找到那个带队的便衣警察,我说你为什么要让人打人?我要给他拍照,因为他给我的儿子和女儿拍了照。这个照片可以作为他们未来伤害我家人的一个信息。我要制止你的这种犯罪行为。我把你的照片拍下来,我让你们以后没有办法对我们下黑手,为了捍卫我们家人的安全,我对他们进行了反拍照。他就是未来犯罪分子的主要工具,而我呢抓住了法律证据了,对方非常恼火,就抢我相机。”后来郭飞雄到了林和派出所报了警。            郭飞雄被警方扣留并被挨打长达12个小时之久才回家。        中国维权人士郭飞熊,因太石村事件被广东当局关押了106天后刚刚被释放,但近日又遭到了广东政府黑恶势力的全天候跟踪。

  3. 说道:

    我有篇日志标题里有司法两个字就不能发……只好改标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