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朱学勤:第二次被点名

此为朱学勤先生2005年在《南方人物周刊》之一文,黑色幽默。
 
 
      到目前为止,被点过两次名。前一次点的人多,我虽未老,也“无所谓”了。后一次被点名及其此后遭遇,有点滑稽,或可一说。
  2000年春天,我在瑞典短期访问,国内传来点名的消息,有说12人,有说20人,最邪乎的一个说法是“72人”。我问一起去开会的刘小枫:“估计一下,我是否在内?”刘一脸坏笑:“你是大老虎啊,怎么漏得过?”果然,回沪不久,点名开始。
  《求是》杂志发表史学界某权威文章,将我此前发表的“五四以来的两个精神病灶”一文,说成是“民族虚无主义”的典型。上海社联召开内部研讨会,新上任的副主席潘世伟还很厚道,让我畅所欲言。我的“反动”观点之一,是要求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化,讲一点政治文明。5月某一天,我还在上海社联的会议室“畅所欲言”,就在同一栋大楼内,社科院新上任的某副院长正以我这个观点为例证,公开点我名为“否定党的革命传统,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典型人物”。那时他还兼任上海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召开这个会议,题为“上海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台下坐的是各高校主管意识形态的党委负责人。吃午饭时,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杨惠茹就坐在他边上,他说上面还有更大的来头。杨是厚道人,立刻紧张起来。回来向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校长老方汇报,这可怎么办?老方1960年代初毕业于清华,工科出身,人也不坏。方召我谈话,问:“你下半年是否有个去香港中文大学的邀请?”答:“有。”方说:“这次我们就不为难你了,可以去,而且要赶紧去。去了以后帮帮忙,不要接触香港记者?你肚子里有气,如果找境外记者一说,我们就不好办了。”他说的“肚子里有气”,是指我跟他刚吵过一架,他把我教授津贴降到最低一档,以示惩戒;既如此,我也递交了硕士导师辞职报告,回归普通教师,再不招研究生。他说的“不好办”,是应对上级督查,一旦查问,就亮明全校课表,上面没有我的名字,已属停课处理。如果我在香港传媒一曝光,这个“把戏”就拆穿了。
  我尚无遇事诉诸传媒的习惯,也没有想过去找香港记者。但肚子里余气未消,学校正在争取文科第一个博士点,我拒绝参与,临走前没有填一张表。老方找当时负责博士点攻关的沈关宝教授,问:“老朱放进去有利,还是不放进去有利?”沈答:“老朱放在里面,只有50%的把握;老朱不放,只有25%的把握。”老方一听就着急,沈又说:“我与老朱私交不错,可以去找他夫人,让她把东西拿出来,我代老朱填表;但是校长必须答应一个要求:老朱一回来,立刻恢复他原来的名誉和待遇。否则,我欺骗朋友,无法向老朱交待。”老方说:“可以,就这么办。”
  博士点批下来了,我也从香港返沪,但是校方没有兑现答应沈关宝的诺言,大概还需观察,弄得老沈见我都不好意思。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戏剧性的变化改变了三方僵局。
  次年春,王伟撞机事件发生,中美关系急剧恶化。5月,《人民日报》内部参考总编来沪,请了7个学术界人士座谈,说是为十六大做准备,征求各方面意见。轮到我发言时,以王伟撞机导致外交形势恶化为例,批评高调宣传是不负责任:“革命狂热是万恶之源,要改就从这头改起,岂有继续煽动之理?”总编很有涵养,听到这样刺耳的声音,保持沉默。吃饭时,他也坐在我旁边,拉拉袖子低声说:“老朱,请你理解我们。”一个星期后,我在家里接到他从北京打来的电话,是来约稿的:“我们把你的意见向上面反映了,上面说,让这个人把他的意见写出来。能否请你写得系统一点?”我说,“你们从来只登哪里失火哪里杀人,怎么会登学术、理论?”他说:“就从你这一期开始,我们改革版面,每一期发表一篇不同观点的理论文章。你要多少字?”我说,“那就从汉景帝‘食肉不食马肝’说起,七八千字。”2001年8月3日,《简论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观念转化》发表,没有删改一个字。
  老方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反应,是如释重负,还拍了一下桌子 :“咦,这一下老朱正确了!”立刻恢复我原来待遇,到年底按校内规定,发《人民日报》者补6000元奖金。扣发一年的那些津贴就劝我风格高一些,算了,算了。我将此理解为“新时期”又一次“落实政策”,十补九不足,还是不起劲。
  11月下旬去杭州讲学,听众中有人提问,问我是否因为那篇文章成了高参,可以进言最高层?才知道江湖传言,传成又一个胡福明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荣登政协副主席。我岂是胡福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化”,那是瞎猫碰上死老鼠,小概率事件。稿子侥幸不毙,或能全文发表,此后再无第二次。“上大如寄,淡进淡出”,到昨天为止,新校长上任半年与我谈话,还在问为什么这样边缘化?能说“边缘化”已经很不错了,算是“知我者言”。至于是否会第三次被点名,倒也说不定。从此知道牛皮是怎么吹的,流言是怎么变的,滑稽也是可以加工的。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 Comments

  1. 开雄说道:

    谢谢帮助,只可惜国民党官方网似乎上不去

  2. 说道:

    学长的文章总是很正派。。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