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谈谈新闻自由

昨日偶然与友人谈及新闻自由,友人研习新闻专业多年,学识渊博,我只能从一外行的角度阐述我的观点。友人是一很明事理了解现实且与我志趣相投的人,与之交谈长久以来是我的一种享受,但此次我们出现了某些冲突,由于昨日已晚,我无法阐述看法,今日午后前往图书馆,查阅若干资料,作若干笔记,用以理论化地充实已在我心中存在已久的观点,特在此作文。
 
先来对比一下两个国家的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订法律,去涉及宗教信仰或禁止其自由使用,或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与请愿政府给予伸冤之权利。
所谓社会主义宪法和资本主义宪法的两大代表均肯定了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而新闻自由即为该两种自由的集中反映。
 
有关新闻自由的经典著作,约翰·弥尔顿的《论出版自由》中,将新闻自由称为是“一切自由中最重要的自由”,“在这个世界上,了解和洞察恶对于人的道德的形成,审视谬误对于真理的确定如有此必要,我们怎么能够做到不必读到所有的文论、听取所有的理性声音,就能鲜有错误地进入对于错的境地呢?而这就是要读到形形色色的书的益处。”
 
弥尔顿提出了“观点的自由市场”理论,他指出:真理是通过各种意见、观点之间自由辩论和竞争获得的,而非权力赐予的。必须允许各种思想、言论、价值观在社会上自由的流行,如同一个自由市场一样,才能让人们在比较和鉴别中认识真理。 
 
在弥尔顿之后,约翰·斯图亚特·密尔发展了他的理论,他的名言是“我们永远不能确知我们正在竭力压制的是否是个错误的观点。而即使我们确知,压制它仍然是罪恶的。”
 
以上的“观点的自由市场"理论,是新闻自由的理论根基。
 
20世纪50年代以来,出现了所谓的”社会责任理论“,对传统的观点的自由市场理论作了修正。社会责任论者认为,新闻机构在享有新闻自由的同时,应承担道德责任;既追求积极的自由,扩大以及发展新闻自由的权力,又要建立与社会“分享共同价值”的大众传播体制。
 
以上是我为了给自己扫盲今天刚刚了解的有关新闻学的知识,因为昨天有人在讨论时说出了一系列的名词。下面开始自己的论述了。
 
友人是支持新闻自由的,但是当我抨击先进CCP对于新闻自由的牵制时,友人回复以”国外对言论的控制也相当紧,从他们的法律就可以看出来,有明文规定很多是不许的“。我不否认对于言论自由的管制是存在于所有国家的,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但是,管制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在各种言论自由中,政治言论和学术自由是最受保护的,而最不受保护的言论包括仇恨言论、诬蔑诽谤、色情以及虚假的商业广告,而这些不受保护的内容是各国法律均予以禁止的。上文所提及的”社会责任理论“在法律严格上来讲即新闻报道不能包括以上不受保护的言论自由的内容。
 
在先今的中国,最应该予以保护的政治言论与学术自由是完全不受保护的,虽然我们的宪法有着冠冕堂皇的规定。我们的学术必须是符合执政党的利益的,我们政治言论必须是符合执政党方针的。《冰点》的被封,直接的导火索即位一篇纯粹的学术性文章,而解禁之后的”《冰点》“的第一篇文章即是以官方的观点来批驳前一篇文章。
 
友人说有所谓的社会主义新闻理论,于是我去看了马恩列的著作,马克思说:”书报检查制度不是控告我违反了现行法律,它宣布我的意见有罪,因为这个意见不是书报检察官和他上司的意见。“而列宁更直接地赞颂了新闻自由:”在美国,自由市最充分的,美国和其他先进国家,不存在中世纪特权,全体公民在政治权力上是平等的。“”除了资产姐姐阶级和资产阶级进步的道路,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其他道路可以使无产阶级和农民得到真正的自由。我们不应当忘记,现在除了充分的政治自由,没有而且也不会有其他手段可以加速社会主义的到来。“
 
于是,浅薄的我认为,社会主义的新闻理论基础实质与其他没有什么区别。我更觉得,所谓社会主义理论与”社会责任理论“及其相似。而社会责任理论是不反对新闻自由的。社会责任理论的经典著作,美国新闻自由委员会撰写的《自由与负责的报刊》(A Free and Responsible Press)(又译《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中,尽管接力贬抑古典自由主义派生出的报刊自由主义的理论,并列出了它在时间上的所谓七大弊端,但是它不敢动”言论与出版自由“一毛,并重申”言论与出版自由式全部自由的中心。“
 
这么先进的社会主义新闻理论控制的却是最应该得到保护的自由,这怎么让人理解呢?而所谓外国亦控制新闻言论之说,无需我说即可了解其控制之内容为何。
 
关于友人所述之中国之开放之后的国情,以及中国长久以来的管制,且我国传播学研究尚处浮浅,所谓新闻自由不能一步到位之说,我只能说,这不是传播学以及国情的事情,这是纯粹的政治以及统治者的事情。长久以来的管制是建立在长久以来违宪的基础上的,我们宪法所授予公民的言论自由长久以来被统治者剥夺。而所谓传播学,据我愚见,是技术层面上的事情,自由之事与技术无涉。
 
政治对传媒的影响,友人谈及无一政党不利用传媒,而不正是言论自由保护的结果吗?而现在的中国呢?媒体不是被政党利用,而是根本就属于政党,一种声音之下的其他声音的到了保护么?
 
友人最后提及中国的问题很多,”在那么多人还吃不上饭的时候跟他们谈民主是不现实的,吃饭是第一位的。“这回到了一个被批驳了千万次的观点上来了。所谓中国的国情尚不适宜急切地搞民主自由。
 
吃饭与自由是不矛盾的,吃饭也是一种自由,但若象奴隶一样的吃饭,那么吃饭有何意义?也许很多人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心理,无所谓作奴隶,那么中国现今的诸多问题中的很多为何不能得到解决?那就是因为没有自由,而新闻自由正是这其中相当奇缺的。问题多不是理由,如果问题都能解决,那么还要民主自由作什么?
 
以上文字因时间仓促甚为不通顺,且论述甚为浅薄。
 
PS:
给友人:
以文会友,情意长存。莫以为异。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5 Comments

  1. First说道:

    “友人”一向名词泛滥,建议他拿西方说事以前,先把 commercial speech 和 political speech 的区别搞搞清楚。在“人权最好”的某国,揭露腐败的记者在被抓被关,应该管制的虚假广告倒是满天飞。

  2. 三斤说道:

    bellevue,我说了此友人是明理之人,希望你不要用这种语气上说话~且此友人为“她”~~
    望以后注意

  3. First说道:

    语气粗暴,抱歉,我道歉。搞错了,以为又是名词满天飞的大鹏,一时不爽

  4. 说道:

    乖乖~~~~你的博客就快变成学术论坛了。。。呵呵~我倒觉得无所谓,不会”以为异“,因为周总理N久之前就有著名的“求同存异"观(偷笑个,嘿嘿嘿)~~~我觉得关于这个新闻、自由、民主,历来是各国、各年代的学者争论不休拼的你死我活的话题。每个国家都有批别人的,每个国家都有批自己的,不以为异。从我跟你的争论可见一斑。五四的时候,陈独秀十分赞成把各种理论都摆到台面上来讲,并不在乎说谁的观念对,谁的观念不对,而在于“真理越辩越明”,我想即使我们讨论不出个什么结果,某一天,总有个类似定论的定论。即使过了几百年(如果那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仍然并存的话)还没什么结果,总归知道自己坚持的是那边就行,不在于对错。就像遇到什么人叫对,遇到什么人算错,没有人说的精确。我越发的坚持自己的观念了。:)

  5. 说道:

    TO:bellevue:拍的砖虽然言语措辞激烈了一些(嘿嘿!:))不过有自己的想法就对了。另外PS:对俺们女流之辈口下留情把~~~呵呵。温习燕姿所有歌曲的歌词中,哦也~~~

  6. Hanbin说道:

    bellevue是哪位?
    中国宪法文本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但是落实情况不尽人意。
    期待CCP的努力。
    大鹏学术造纸颇深,词汇一向生僻……

  7. 三斤说道:

    roy此言差矣~~
    中国的宪法从根本上违反了宪法的立法原则
    人权是与生俱来的,宪法的规定只能是根据公共利益的需要限制某些权力,宪法的主要内容应该是规定保护权力,宪法是权力的保障书。
    而中国的宪法却是一个权力的授予书,它规定了公民拥有何种权力,从它立法的原理来讲,中国人民的权力是由国家授予的。
    荒谬!

  8. First说道:

    智兄:宪法文本好的还有魏玛宪法。苏维埃宪法也不错。(当然这两类出的问题不一样)我们不能期待狼来改进羊的生活,是不是?

  9. First说道:

    三斤的想法有点偏向海洋法的思想方向。。。听说法兰西共和国宪法也是 “授予” 了人民一堆权力(没仔细读过),结果英国的宪政学家不屑一顾地评论,法国宪法充满了自由的字眼,人民没什么自由;英国成文宪法都没有,人民有的是自由,法不禁止即自由。(我理解法国人还是有自由的,那人是夸张说法)

  10. 晓萱说道:

    哎~~好不容易上来
    写的有指向的吧??呵呵~

  11. 三斤说道:

    TO:bellevue
    法国现行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宪法》中并无列举公民之权力,而只是在前言中指出“法国人民再次庄严宣告对人权和国家主权原则的归附;这些原则定义于1789年的《人权宣言》,并获得1946年宪法前言的肯定和补充“这就是法国宪法对于公民权力的宣示。
    而再看《人权宣言》,这是一个完全的天赋人权的宣言书,不是所谓授予权力书。
    对于在宪法内罗列公民的各种权力,并以公权加以保护,这我并不反对,关键在于作为权力保障书的宪法应该是以公民权利为本位的,而观中国的宪法,除了对于权力的规定外,更多的却是”义务“。我并不是否认公民应该有义务,但义务的内容不应该是宪法的规定,而应是其他具体法律所规定的。规定义务不是宪法的功能。

  12. ♀卓儿说道:

    打开一次真不容易啊

  13. Unknown说道:

    同学,你既然你知道我们国家言论自由还只是停留在宪法的文字上,为什么再言辞还那么激进呢打算做个徇道者吗?其实你说的哪些东西大家都明白,以我曾在安全部门工作过的经历,你这样做对你自己的将来发展是很危险的。不要拿自己的前途作为愤青的赌注。

  14. First说道:

    哦!原来第五共和国宪法是这样。就是说,法国大革命的文件仍然是现行宪法的法源。
     
    我们也有法源,大概前苏联宪法也是义务一大堆(没看过)
     
    除了这些字面上的规定,更大的差别也许是法律在现实中调整权利义务的角色。如果它不扮演什么角色,或者只是为政治性决定涂上“法制”油彩的一种装修工具,那再修改似乎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15. 三斤说道:

    我最鄙视的就是下面所谓的“天下无律”的人

  16. zoilok说道:

    啧啧,吵得挺凶。
    不过中国的言论现状实在是令人气愤。
    对内容不做评价,
    最妙是最后一句,
    \’以文会友,情意长存。莫以为异。",
    看完大笑。

  17. zoilok说道:

    bellevue兄,久违了……

  18. 三斤说道:

    to bellevue:
    如果愿意交朋友,那么加我msn

  19. First说道:

    又要密谈了,真要命
    你说一定要相信宪法的,我尊重这种意见,我也尊敬陈永苗。但还是不得不密谈

  20. 三斤说道:

    ……看不懂你的留言的。。。

  21. 说道:

    看到留言数,大惊……

  22. 说道:

    再次确认了一件事:只是越多越反动。不多说什么了。历史记不住我们的声音。留给大人物把。

  23. 说道:

    应该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打错了,汗--!

  24. Elle说道:

    好学术的帖……不过竟然会有安全部门人员前来警告,也算是一大奇事了,算不算现世版的“言论自由”例证呢?

  25. 鹏宇说道:

    新闻与出版自由作为言论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意义无须赘言,其开放程度反映了领导集团的胸襟,狭隘自私的群体是容不得别人发表不同观点的。
    PS:关于宪法的争论,立法再好,没有效力,意义何在呢?这么一说,有些自命唯物的人倒是违心的,明明不算法律,还硬说它起作用,真是“我思故我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