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关于某种学校

 
这个地方靠近我的家,每次走过去我都要看看门前的牌子有没有增加,然后哈哈大笑,弄得旁边的人莫名其妙。
 
在岁月的沉淀之后,牌子终于稳定成了4块,一块红的三块黑的,所谓四块牌子一套班子。
 
某个暑假的时候,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的老刘私人搞了个暑期补习班,租用了里面的场地,有幸参加的我见识到了社会主义学院的与时俱进。
 
五一放假前一天,跟我熟识的了解我思想倾向的团支书同学发消息来说:“党校报名,要不要帮你报?”我了解,此次算是最后一次进步的机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也是我完成心中夙愿的机会,于是回说:“给我报一个,到时候我不去,完成我拒绝党的邀请的机会。”书记同学回复:“哦。”待我平静下来,我突然想到如果报名不去或许书记同学会遭组织谴责,出于同学三年之情谊,消息给书记:“还是别给我报名了,省得麻烦你。”
 
因为同学情谊,我的夙愿还是未能达成。
 
五一回来之后,发现某同学在背党的文件,今天去学校,我在看闲书,他在背文件。晚间交流的时候得知,此次党校报名已把之前没有进步的同学都包括了,于是我说我主动放弃了进步的机会。突然我发现,我应该会成为这个班上唯一一个没有参加过党校考试的人。
 
我问同学背了什么了,他说背了义务权利,我问为什么是义务权利,不是权利义务?他说党章义务在前权利在后,我无语。
 
想大一的时候,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所谓党章学习小组组长强行报名参加所谓党知识竞赛,最后竟然凭着文科的底子得了名次,最后被学院选中代表学院参赛。后来我问党章学习小组组长为何抱我的名,他说:“想来想去就你还懂点儿。”此时本班已有数位同学被组织发展且已参加党校培训,我无语,只是莫名其妙的苦笑。
 
以前的三年是我们的党不要我,这次终于有机会进步的时候,我终于可以说不,虽然别人看来可能有些伪善和做秀的成分,但是我自己心里还是有些爽的。
 
是为文。
 
PS:写完上文后突然发现我是上过党校的,而且层次很高:那年夏天,老刘租市委党校的教室办的补习班,我有很认真地听课。人生算是完整了。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4 Comments

  1. 摩小卡说道:

    哈。那这么说,那年我们都很早地念了党校班。在老刘的带领下。^^
    还是自由人士比较好。

  2. Hanbin说道:

    呵呵,党内人士也是自由的,不是么?
     

  3. 鹏宇说道:

    哈哈,群而不党,党不党,不如也罢。

  4. 摩小卡说道:

    群而不党。
    这四个字不错不错。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