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陈子帛:对台湾民主化的阶段性评价

转自2006年5月20日《联合早报》
 
      今天(5月20日)是民进党执政六周年的日子,所以,有必要对六年来台湾政治民主化的变迁做一次阶段性的评价。
 
  综观上个世纪90 年代,亚洲地区的民主化进程和不同形式的政党轮替,都不约而同地遭到贪污腐败的侵袭,导致了政权陷入深重危机的逆境。在韩国、菲律宾、印尼、泰国,乃至在尼泊尔和斯里兰卡,虽然政权更迭的直接和间接诱因诸多,但无不与当政者,或执政党或主政者以及“皇亲国戚”的谋私、贪渎和腐败有关。
 
原本清廉正义的民进党
 
  台湾的政治民主化进程,随着历史进入新千年而进入新拐点。代表“清廉、正义、本土”的民进党,为台湾主流民意带来一种新期待。由于人心思治,人心思变,包括鄙弃积重难返的国民党威权政治的残余,鄙弃盘根错节的黑金政治,民进党得到了执政的机会。
 
  然而,短短六年时间之后,我们却看到陈水扁政权内外交困,风雨飘摇,其家族和左右亲信弊案
缠身,其本人和民进党的民意支持率几乎狂跌至负数。再联想到 2000年3月20日台北街头的政治狂欢,陈水扁就职演讲时的谦卑、冷静和意气风发,无论你持何种政治立场,都会有错综复杂的心绪纠结和万千感慨。
 
  回顾中国近代政治史,曾经独大的国民党失去了在大陆的执政权,终极症结在于失去民心。国民党转进台湾后,曾经虚心检讨失败的教训,对诸多错失认真作了总结,出现过“痛改前非,励精图治”的革新时期。这是国民党之所以能够在台湾继续维持偏安格局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在军事威权体制之下,国民党为了巩固政权而与地方派系进行了更多的政经利益交换,从而埋下了“黑金政治”的祸根。同时,在两蒋治台时期,由于对本土政治势力心怀警惕,国民党对地方派系代表人物“参与和分享”中央权力采取了诸多限制。
 
  李登辉主政之后,在本土化、台湾化的催谷下,这些限制获得前所未有的放松和释放。也因为这种释放,“阿拉丁神灯”放出的魔鬼——黑金政治,就成了台湾民主化的附体幽灵。2000年国民党遭遇滑铁卢,令人厌恶的贪渎腐败形象在人们心中挥之不去。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也坦承这一点,对失去政权更有切肤之痛。
 
腐败再次导致政权摇摇欲坠
 
  继陈水扁夫人吴淑珍炒卖股票牟利、收取SOGO礼品券和公然介入人事之后,牵涉民进党其他高层人士的弊案旋踵而至。陈水扁亲信陈哲男因贪渎案件琅铛入狱;马永成备受利益输送缠身,难于自拔。如今,陈水扁女婿及亲家涉嫌通过内线交易购股再掀政治风暴,使得民进党以及陈水扁的政治形像跌至谷底。
 
 事态还在发展中。无论真相能否大白,无论陈水扁的危机管控有何结果,我们都可以断言,陈水扁已处于焦头烂额的窘境。政治意志再坚强的人,如此穷于应对、疲于奔命,哪里还有精力和心思去处理国政。
 
  以前笔者曾经认为,若仅仅靠在野势力的杯葛,所谓的陈水扁“跛脚”未必可以成为事实。但现在则可以略作修正:他的家人以及亲信将导致陈水扁“跛脚”,使其在余下任期时间里步履蹒跚。
 
  笔者也曾经以为,台湾的民主化尝试和阶段性的经验累积,足以证明中国人或者华人是可以进行西式民主试验,但看陈水扁以及民进党政府在短短六年时间里就走向沉沦,我们很难有袖手旁观和冷嘲热讽的余兴。对中国人的民主化进程无法循序渐进,无法在和平而非暴力氛围内实现政党轮替和转变,我们更多地是感到挫败和沮丧。
 
  在充满挫败感和沮丧感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
 
  台湾检调单位和法律程序依然具有独立办案的效率和能力,包括李登辉污蔑宋楚瑜的诽谤案、赵少康和陈水扁之间的诽谤官司、陈哲男的贪渎弊案,即使政治介入的因素依然存在,但至少在表面上一切都在按照程序运行。这说明司法的相对独立性,还是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保证。在重大弊案衍生出诸多政治困扰之后,法律并没有完全受到政治的左右,法律还有呼吸的空间。这使我们对台湾民主化的现在和将来,不至于彻底放弃期待。
 
乱中有序是希望所在
 
  台湾的新闻媒体生态以及舆论监督功能并没有完全窒息,没有党国一律,鸦雀无声,万马齐喑,没有该报道的不予报道,该揭露的却予以封杀,甚至对勇于揭露黑暗和大小弊案的媒体从业人员以及主管,也可以维持最起码的人身安全保障。发生在菲律宾以及其他低度民主地区,那种动辄抽取版面,封杀新闻,阻止内幕调查,甚至暗杀记者的流血事件,至今还未曾在台湾发生过。报章从业人员因拒绝交代新闻来源而遭当局的法律惩处,也只是个案。这也使我们对台湾民主化的基本面,不至于给予彻底否定。也因为如此,我们甚至有必要对民主化进程中 “第四权”的角色,对不可或缺的舆论监督,做出新的积极评估。
 
  如果陈水扁政府和当年菲律宾马可斯政权那样,因为弊案和黑幕的被披露,而采取极端措施,恢复军事戒严,那则另当别论。事实上,无论是过去的国民党,抑或是当下的民进党,无论是李登辉还是陈水扁,都不可能开历史的倒车。
 
  今天在台湾,不断更新的民意调查数据,八个以上电视频道24小时不间歇的追踪,记者第一时间跟进弊案,乐此不疲的报道或炒作,无论是煽情的、悲壮的,还是虚拟的、真实的,当权者只能忍受而不能制止。这不只代表陈水扁以及民进党政府的“跛脚”,而且也是近二十年民主化实践中值得肯定的成果。
 
  只要这点成果没有被阉割,台湾就不会出现所谓的“文革”和浩劫,两岸三地中国人的民主化路程就不会嘎然而止。我们之所以始终认为,虽然台湾民主化进程中出现了诸多乱象,但最基本的特征还是乱中有序,原因就在于此。这个结论在当下也许不讨人喜欢,但却是客观现实。这也就是台湾民主
化进程先行一步的价值。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 Comments

  1. Shushu说道:

    来看看你,在家才能上

  2. Wendy说道:

    yeah~說得好~喜歡最後一段~支持臺灣言論民主發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