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我们能做些什么?

我们能做些什么?这个问题是看到上一篇日志的留言后想到的题目。
 
长久以来,我这个空间是采取准入制的,通过许可的朋友是被我确认为是真正的朋友的,至少我确信我值得写这些东西给你没看。很多时候,我写在这里的东西可能会被当作是发牢骚,而发牢骚已经是我们这个社会大多数人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了,抱怨之后绝大多数的人回去继续作他们所抱怨的事情。此时,他们的心声是:这就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潜台词并不是去寻求我们能去做什么的答案,而是以一种接近肯定的语气来说: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这是一种后现代犬儒主义的典型,而这种趋势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制度性的犬儒主义,它表现为谎言的合理合法化和普遍理性的丧失。处于权力上层的犬儒者说一套做一套,他们依靠强权控制公共领域以及舆论,对社会规定真理,即使这种“真理”是错误的,在强权的压制下,处于下层的犬儒者即便不相信,也要在公共场合表现出相信,于是专制变成了民主,非自由变成了自由,真理成为了谬论,而被压制的犬儒们便对政治漠不关心、对改革失去信心,以一种无奈的态度来接受现实。
 
中国被压制的犬儒者的目标是成为上层的犬儒者,让自己成为将来规定真理的人,而在他们成为真理制定者之前,他们对他们所要成为的人是抱怨的,但只是会暗自表达,他们会觉得“规律早已形成,结果也是迟早”,他们认为总归会有人结束这一切,因为这是规律。当他们成为上层之后,他们却泯灭了当初的抱怨。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抱怨者期待这一切赶快结束但自己静默,而上层日复一日地制定真理换来抱怨者行动上的支持,虽然抱怨者说:“我们内心知道这并不是正确的。”,但是你们已经作了,就像一个妓女已经作了妓女却又说自己是个处女一样,只是寻求自己心灵安慰的借口罢了。
 
这种全社会的犬儒导致的结果是,人们放弃原则或根本没有原则,一切以利益为转移。这就是哲学上罗素定义的区别于古希腊哲学的犬儒:只要一个人、一件事情能够成功,那么不管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就应该去赞扬、去迎合、去参与。
 
如果是这样,你所抱怨的现状永远是这样的现状。有时候,所谓的规律不过是骗人的谎言,充其量是个虚幻的梦境,规律的作用不是在于它会自然的出现,规律的作用在于它引领着人去实现它,而躺在规律上睡觉的人相信的不是规律而是鬼律。
 
你可能要问,以我微小的力量,能做什么呢?这就回到了我的题目:我们能做什么?
 
确实,现在的我活着你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可以作我们能做的事。我么没可以不要选择犬儒,我们可以不去相信制定出来的真理,不管是内心还是行动上的,如果你有所顾虑不愿去主动否定它,那么至少你可以不去肯定它,这个时候的对制定真理的选择沉默或许就是一种最好的否定。
 
我们可以去发牢骚,但不要偷偷地发,譬如我在这里写东西,即使被认为是牢骚,那么至少我所发的牢骚会让数十个人看到,那么这样的牢骚是有用的,因为至少你的牢骚让引起了别人的思考,或许这对一些人就是一种启蒙。但是,如果你已经说了你所批判的东西,那么能不能自己以后不要去作同样的事情?或许这样你会辛苦一些,但是一点一滴的积累会成为巨大的能量。
 
我们不要唯利益论,或许很多人说我们追求的不是利益而是人生的价值。那如果当你实现你所谓的人生价值的时候,回顾从前,你的所做,那样的价值还能叫做价值么?
 
没有牺牲的价值是不能称之为价值的,没有牺牲的社会也是不可能前进的。选择革命式的巨大牺牲还是一些从自己做起的牺牲是一个社会的整体风气、趋势导致的。
 
小小的光亮,就足够在黑暗中指引方向。
 
或者去做,或者当狗,不要说你什么都不能做。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1 Comments

  1. 说道:

    其实与其问自己能做什么,倒不如不问。问了难道就可以做到了吗?不见得吧~
     

  2. 三斤说道:

    连问都不问那么更是一种悲哀

  3. Nauu说道:

    这种牢骚以后麻烦不要发了~,浪费偶d时间~~,偶相信米人喜欢看

  4. 三斤说道:

    没人让你看,你有不看的自由,我有写的自由

  5. 晓萱说道:

    初生牛犊不怕虎,曾几何时许多人都会有这样的血气方刚,只是经过时间的锤炼、诱惑,又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去呢?
    因为大家都学会了一句话,枪打出头鸟
    许多事情真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6. 三斤说道:

    那样不叫时间的锤炼,只能说是在酱缸中变成酱而已

  7. zhen说道:

    三同学, 你已经做了什么了,至少你写出了以上的文字

  8. 文祥说道:

    我只是在想,是否缺乏一个有足够气力和影响的英雄

  9. 文祥说道:

    英雄造时事,还是时事造英雄?

  10. Unknown说道:

    space改拉,改成这个了,很快的
     
    http://hi.baidu.com/suouroy

  11. 巴黎说道:

    支持一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