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不满徵地 湖南农民天安门剖腹

    (联合早报网讯)根据香港《明报》报道,湖南长沙一名村民不满官方徵地黑箱作业补偿不公,多番投诉上访无果,本月6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剖腹自杀,幸获救送院,但目前情仍然危殆。村民留下的遗书说,他作为村民选出的代表,为反对当局黑箱作业徵地,从下到上层层反映,抗争数月仍不果,反被警方追捕,唯有血洒天安门,以死谢乡亲父老。事件引起当局高度重视,湖南省和长沙市有关部门着手调查。

  据知情者透露,剖腹村民杨长军,40岁,是湖南长沙市芙蓉区东岸乡西龙村上湾组村民。今年初,经当地政府土地部门批准,当局徵用西龙村16多公顷农地兴建污水处理厂。徵地引起村民强烈反对,认为当局徵用基本农地不但违反国家法令,还侵害了农民的耕地使用权和永久承包权。

  村民指出,有关部门的徵地赔偿安置费3000多万元没有按国家规定付给被徵地的村民,他们怀疑村委会侵占挪用了有关款项,数百万元青苗费和重建补偿费也不知所终。村民于是选出代表上访并与政府交涉,杨长军为其中一员。

  据了解,今年初以来,杨长军和其他村民代表多次到区市省各级政府投诉,并先后4次到北京上访,但问题始终未解决,反而屡遭地方政府动用公安和党政权力打击。年过花甲的村民代表甘建明由于被派出所追缉,7个月来一直有家不能回。日前,当地派出所又放出风声,声称要拘捕杨长军。

  杨长军为躲避警方而离家,本月6日到天安门广场以利刃剖腹自杀。行前杨留下遗书说,他作为村民代表,从下到上,层层反映,级级请求,希望当局调查徵地黑箱作业和赔偿未落实的问题,但均无济于事,他已无脸见江东父老,只好“以死报乡亲,血洒天安门,魂归毛泽东”。遗书并留言妻子“莫怪夫君只怪官”,“只怪腐败和贪官,紧紧相逼走投无路”。

  报道说,杨长军在天安门剖腹后即被值勤武警发现,随即被送入医院救治,但由于失血过多,目前情仍然危殆。

  杨的家人在地方官员陪同下日前已赴京探望。事件引起长沙市和湖南省当局高度关注,有关部门已组成调查组到西龙村调查。

引用自联合早报网(http://www.zaobao.com/special/newspapers/2006/08/others060811h.html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5 Comments

  1. 说道:

    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天在P大里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老头,老头说他被军队压榨,却求告无门,希望P大大学生能帮他上网说说这事,半个多小时侯我又经过那里,老头已经不见了,或许他自个走了,更可能的是被保安拖走了 

  2. 巴黎说道:

    建议看一下尼克松传。即使再富裕和民主的国家也有被社会压迫的人,这些压迫在中国很多,但是这是社会发展中不可避免的,至少,英国在圈地的时候,不会“杨长军在天安门剖腹后即被值勤武警发现,随即被送入医院救治”。

  3. 三斤说道:

    对于企鹅先生(或女士)的留言有种失望的感觉
    这只能说明中国历史教育的失败,就像袁时伟先生说的,现在的这一代是喝狼奶长大的。
    下面就您的留言说两条:
    一、“即使再富裕和民主的国家也有被社会压迫的人”,什么叫被压迫呢?这是典型的阶级分析法的论点。我觉得更为妥当的说法是遭到不公平对待的人。确实,在各国都有不公平,但是在中国,从起点上就是不公平的,而在一些国家至少能够保证程序和起点上的公平,即使这种公平被侵犯,还会有救济的途径,而在中国呢?去天安门算是一种救济途径吧。
    二、关于圈地运动我就不说什么了。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此时的英国还处于封建社会的晚期,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是没有实证的价值的。且,如果说得极端一点,报道的事在tam发生,关系到国际形象,若是再普通的乡间呢?又真的会有人送去医院么?
    三、所谓尼克松传不知您说得是哪一本,因为这种所谓的名人传记铺天盖地,而我从来不看。传记的话若有一半是真的,那么作者就能算是诚实的了。

  4. First说道:

    你别老说中国教育失败,ironically, 你自己本身在证明这种教育并非全然失败

  5. DF说道:

    国情如何,从目前政府在网上查禁这则报道就可以看出来。我那天在早报网上也看到的,而现在好像已经不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