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制度 道德 未来

新闻  马英九担任台北市长任内涉及的首长特别费案,台湾高检署今天下午宣布侦查终结,检方诉称马英九涉嫌利用职务的机会诈取财物1,117万新台币,被检方以贪污罪提起公诉,不过并没有具体求刑,同时马英九犯后态度良好,因此向法庭请求从轻量刑。

制度  不意外。这三个字是下午回复一个同学短信时候我所说的。同学紧接着问,不意外是什么意思。我说,我对马英九被司法起诉不意外。同学再问,是他贪污不意外还是被当局往死里整不意外?我的回复是:应该是说我认为检察官对马进行起诉是符合法律的,没有错误,马的行为违反现行法律,至少法律没有明文确定其行为的合法性,至于马的行为是否是贪污,那要看审判的结果。

同学的短信说出了最多的两种意见,要么马英九真贪污,要么马英九是被政治陷害的,非此即彼的意识形态作祟。总是要强调一个前提:不管你承不承认,台湾已经是一个分权的民主社会,是一个法治社会。不管你臆想或者现实确实如何,即使你把扁政府想象得万恶如纣,即使你认为多么的影响司法,但是他本人的夫人被起诉了,而他本人仅仅因为豁免权而免于被诉,这就是一个民主社会的标志,一个法治的社会。那么,我们就要相信这一司法的公正,而不是在陈水扁被起诉时说“这是台湾民主史的里程碑”而在马英九被诉时说“这是台湾民主史最黑暗的一天”,虽然这两者被诉的原因不一,但是它们都是由一个体制做出的,我们就应该公平的看待。先有程序正义才会有实质正义。被起诉并不意味着有罪,罪行法定,这个法以及这个制度正式马英九、国民党、陈水扁、民进党们所存在其中的制度,他们的一切正是这个法以及这个制度的受益者,他们应该是这个制度的维护者或者改进者。他们不应该在自己受益时高呼万岁,而在自己受损时说司法不公。即使制度或者法本身存在问题,那么也应该在尊重现有制度的情况下,运用制度中的调解手段来完善制度,在制度尚且合法时,不应该去轻易否定他。这才是一个民主社会应该有的。若是不能依据制度来解决问题、完善制度,那么所带来的一定是混乱乃至暴力。

马英九在自辩中说:“我们必须要觉悟,清白要用生命维护,正义要用行动来证明。当民主受到如此的重创,社会正义难以伸张的此刻,英九在此郑重的宣告,我要化悲愤为力量,义无反顾,参选2008年的总统大选,我要向人民证明我的清白。”马的这一番话我不敢苟同,他可以参选总统,他可以维护自己的清白,但他不能说说民主受到重创,因为他的起诉正是因为有了民主才会发生的,这是民主的胜利。这仅仅是起诉,判决未定,何以谈论社会正义?他可以推动制度的完善,但不可以说制度受到重创,因为制度恰恰是在前进。

在马英九被起诉后,从王金平到苏贞昌到游锡堃都在说他们尊重司法,或许这些有不同的解读,但至少这是一个制度的胜利,民主制度的胜利,所以,即使马英九拥有所谓道义,但是从制度来看,我们都应该为他的被诉而欢呼,就像陈水扁家庭被诉一样。

道德 马英九一直是一个标榜道德的人,正人君子,不粘锅。但,在这次特别费案中,他为了维护自己的道德形象,撒了谎。他对特别费用途以及性质的说法前后不一致。从一开始认定此为公款,他并未挪用只是将其划入个人账户以方便使用,到后来改口称特别费的一半长期以来依照惯例都是作为首长薪水的补贴的私款。这一前后不一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作为一个检察官都是会足够重视的。

我并不怀疑马英九个人的操守,但是,一个一直喊狼来了的人别人不会把他的撒谎当作撒谎只会认为是一种习惯,而马英九的一次撒谎,或许,会成为他一生的遗憾。

马英九从政成在道德,败也在道德。他以道德立命,树立了形象,但是在政坛,形象并不等于地位、选票。政治讲的是政治道德而不是马英九的道德。民主政治是一个最不坏的制度而不是最好的制度。一个人若是想用一个最高的最好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并想借此在一个最不坏的制度中取胜,这是不可能的。民主政治不是为了选出天使,它只是为了避免产生魔鬼,从政的人只是不是魔鬼罢了,马英九没有必要让自己做天使。

我在猜想,马英九通过这次,或许会放弃一些不必要的道德束缚吧,至少在政治上。

未来 大概很多大陆人会对马英九的2008产生怀疑,进而感到失落,因为他们觉得蓝色马的执政是对所谓的“统一”有益的,而马的被诉或许会使他们的期望落空。我只是想说,其实“统一”并不应该我们的核心价值,不应该是大陆的,也不应该是台湾的。人权、民生、自由才是我们应该真正关心的,哪个政党会让我们得到这些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所以,我们并不能讲马或者是国民党的上台一定会带来什么,那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期待呢?大概从表面上看,马英九或许会有所作为吧,但那是不是一厢情愿呢?

对于民族主义者,也就是那些把所谓统一看得很重的人,我只想陈述一个事实:台湾并不是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才开始与大陆渐行渐远的,分离的脚步从1949就开始了,或许从1895就开始了。马英九的上台不能改变什么,陈水扁的作为也不会改变什么。能够改变什么的或许是我们,中国大陆,只有我们真正实现了我上述所说的核心价值,台湾才会真正考虑和我们在一起。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4 Comments

  1. Mathilda说道:

    虽然小马哥很帅,但是绝对同意起诉小马哥是民主的胜利~

  2. Elle说道:

    同样要说小马哥很帅
    说辞职就辞职的魄力也是阿扁等望尘莫及的
    但是至于民主不民主,不好说
    表面民主和真正民主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而一扯上政治….
    所以不随便发表论断

  3. zoilok说道:

    那我应该被归入民族主义者,
    我是疯狂的统一论者,
    即使生活再艰难,我们也应当将国家统一。
    人权、民生、自由确实是我们应该关心的,
    但同样,如果一个政党不能使国家统一,
    那它照样应该下台,
    当然,这是针对大陆而说的。

  4. mingbo说道:

    汗~还真不更新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