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别了,华东政法学院

我很失落,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今天看见那个官方网站的名头改掉了。
 
在这个国家集体的好大喜功,以及领导们急于提升自己级别的各种推力下,这个我读了四年的“学院”终于改成了“大学”。
 
我从来不觉得学院有什么低人一等,我也从来没觉得大学有什么光荣之处。该是大学的就是大学,该是学院的就是学院,抢不来,拿不走。
 
梅贻琦先生说过,所谓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以此标准,而今的中国,有几个学校能称之为“大学”?我并不是故作清高,只是觉得,为什么人没有一点羞耻的感觉呢?不要以为拼命招几个学生,多盖了几个楼或是占地多少亩就说是大学了。绣花枕头打肿脸充胖子而不知斤两的人越来越多了。或许那些既得利益者通过一次次的变大得到了等多的利益,伴随着又制造了新的既得利益者,而他们失去了什么?后人记得他们么?学生记得他们么?学生得到了什么?
 
楼皆为名利用,不无术总成空。
 
虽然我可以自慰地说这仅是个名字,无须在意,但这个名字里有我的感情。况且,这个地方,像大多数学校一样并无精神可言,那么,她的肉体,不,她的名字就是我唯一能够珍惜的东西了。
 
她的肉体曾经寄存的那个的地方,虽小,但在被称为圣约翰的时候却是真正的大学,光与真理是逝去的追求。那个将圣约翰的躯壳占有的学校或许也占有了一些以前的气息,而今,她为了自己所谓的“美丽”去做了整形的时候,却丧失了哪怕那一丁点的尊严,她与那个连她自己都引以为豪的躯壳的一丁点血脉联系都被抛弃。行尸走肉。
 
我曾妄想着是否能够保住晚节等我离开之后这里在变大,可耐不住性子的人非在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将这个与我同生4年的朋友换了名字。我原想拿着最后的“学院”毕业证离开这个“大学”,而他们连这一点都不“怜悯”我。
 
我曾想要去到那个光与真理的地方停留三年,但是造化弄人,或许是我不够努力,或许是我从来于她无缘,最终失之交臂。现在想来,也许一年前我就不该选择试图留下,而是直接像现在一样选择新的起点。
 
在我成为一个“大学生”的此时,感性和理性集体让我感到失落。
 
离开这里看来更好。
 
别了。华东政法学院。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8 Comments

  1. 文祥说道:

    来了。pku。

  2. ct说道:

    来了。。工作

  3. mingbo说道:

    圣约翰~~~~~华政的长宁
    什么都不剩了
    甚至没有松江还算良好的食宿条件
    不知你见过长宁的宿舍没~~~~~~彻底米有语言。大学~~~帮不了我们
    现在~我仍然坚持~~华东政法学院的称谓~

  4. 说道:

    很有道理的说,值得思考,内涵的问题,而不是名字。。。

  5. Jing说道:

    学院更有精致的味道,大学虽大而空。。。实则是我们华政人的悲哀

  6. Helen说道:

    我们学校的第一任校长是圣约翰毕业的,所以很喜欢那个学校,虽然从没进去过……

  7. Ray说道:

    小晶妞妞鸟

    学院更有精致的味道,大学虽大而空。。。实则是我们华政人的悲哀
     
    在王博士这里连**都变很文学了嘛

  8. zhen说道:

    大家都明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