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岁月你别催

DSC00873

此时我正在太平洋上空,一万米高,向西东飞行,刚刚过了换日线,于是我的29岁又多了一天,这真是一件好事。

昨天,或者说今天,我终于看了老李的演唱会,在离开的前一晚,在我的29岁还剩28日的那天。

好像前29个生日都不会让我有这么多愁善感,即使18岁的成年,好像都没什么意义,但当2字头要消失的时候,真的感觉自己不年轻了。

那天一个人的七星潭,因为是燕姿mv的拍摄地,我给同样喜欢她14年的小虫打视频过去,想让她看看那片海滩和太平洋,我不知道我那种外人看来非理性的莫名其妙的感情还能跟谁分享。

拨通的时候我的脸闪了一秒,小虫说,“我看见您老了。”我当时瞬间的理解是,她看见我变老了。

后来我一直“耿耿于怀”,小虫的话我很在意。

隔很久我跟她提起这事情,她笑说我太敏感,我们这么多年相互的称呼不都是“您老”么?所以她那句话只是在说她看到我了。我当下也笑自己,立即释然,但我没敢问她,我是不是真的老了。我们在世纪初认识,现在第二个十年都过半了。

听老李演唱会之前我说,终于可以在30岁前听他唱“三十岁就快来,往后的日子怎么对自己交代”。其实老李早就不这么唱了,当场的字幕是“四十岁早就过去了”,而他口中的又是“六十岁就快来”。

我不知道那时已经被叫“大哥”的“小李的焦虑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纠结个什么P,但总是会“凭白无故地难过起来”,大概是那些“时光不再”的“时不我予的温柔吧”。

人的寿命变长,但“变老”的速度越来越快。用到现在的40岁以下可以选十大杰出青年的标准好像已经过时,想来还是组织伟光正,他们早就说28岁以后就不是“共产主义青年”了。当我这个年岁已经被小十岁的人戏称“大叔”的时候,你就可以知道在信息爆炸和快速更迭的年代里,代际变换的成倍地增速。我记事时还在用粮票,上初中才吃了第一次KFC。

老李的每首歌都是“年少时”的梦啊,唱“爱的代价”时我就想到我的高中时光,想到那年新年联欢时我傻头傻脑地站起来唱的就是它,而鬼迷心窍,“曾经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那是我只配错过的好姑娘啊。

生活如常,我又飞回开花城继续孤僻下去,很多年前谁敢想我都在那儿第六年了。我说我最好的时光都留在那里了,从自以为还年轻,到觉得“心里有老茧,脸上有风霜”。

每当沉不住气时,我都跟自己说,不能急,慢慢来。

所以,“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

或者,“既然青春留不住,还是做个大叔好”。

20145年21月9日,于AA228上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