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我的97

我小学毕业那年是1997,当时还是伪九年义务教育,有重点初中一说,于是有所谓小升初的统考。

那年香港回归,语文老师一直自以为是地押题,说作文很有可能跟香港有关,于是给我们看了不少资料,我记得还去市图书馆看过一次展览。那是我唯一一次进我们市的图书馆。我几乎所有与香港有关知识背景,几乎都是那段日子有意无意的记忆。万幸都没有什么出入,不然那会会是一辈子的悲剧。

六年级我基本不被允许看电视,每天中午被要求午睡。我都偷偷地听12: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剧和小说联播”节目。那段日子播送的是霍达的《补天裂》,讲1897年《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签订前后新界居民抗争的故事。因为之前听过她的《穆斯林的葬礼》,挺喜欢,于是就一直追了下去。我连人物的名字都已经忘记了,只隐约记得些情节,还有个叫“宋王台”的地名。

后来初考,大概是6月29号的样子,作文终究与香港无关,而我前一天发高烧,吊了一夜的水,没睡。第二天撑完下午的语文考试,我趴在桌上睡着了,最后结束监考老师把我叫醒出了考场。

6月30日夜里说好跟爸妈一起看回归仪式,终于还是提前睡着。

7月1日那天早晨,爸爸单位包场的电影,《鸦片战争》。那个电影院叫“新世纪文化城”,但是只在新世纪里撑了十年就被拆掉了。

隔了二十多天,分数出来,我压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考上了。那所学校也在我离开后十多年被拆得片瓦不留,成了新开的马路。

后来我跟香港断了联系,直到今年,竟要在此地待上4个月,这中间隔了17年,而我还是个学生。

让好坏开花结果吧。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4 Comments

  1. Rabbit说道:

    以为你会记录一点香港的生活琐事。想起来过来看看,居然没更新。也好,专心一点开会!加油!

  2. soya说道:

    粉丝要求更新那:p

  3. fairygemini说道:

    你的bus忠粉,又是时隔一年来看你的心情,记得上次还是你出车祸的时候给你倒了一杯温暖,看到你还在这里,真是慰藉,就像兜转一圈之后发现小时候曾经依偎的那棵树还在,恩,虽然不说话,却感觉很开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