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我不知道今天会是今天

yanzhong

到明天,我的高考十年了。

昨天跟朋友说,这十年好长,感觉一辈子都过了。

现在想来,自己这种古怪的性格真是自小的因果。当整个教室里相互传着以后见字如面的纸头时,我自以为是地置身于外。高考后,我跑去校门外的文具店买同学录。毕业的那天,我找了每个或熟或半生不熟的同学写,又尽量收回了发出去的每张纸。我觉得这才算是临别赠言。

拿出抽屉里的那本,一页页看过去。有些名字都已经只是个名字,如果不对着毕业照,根本没法还原你们的脸,而十年过去了,谁知道都变成怎样。

我没有成为你们十年前祝福的那个人,真的很抱歉。我没能事业有成,也看不到什么似锦的前程,而且越来越不把什么成功当一回事;我也没能找到个漂亮的姑娘,更没可能生一堆孩子;有钱嘛,嗯,我至今还是个赔钱货;你们说的鹏程万里,倒是达成了,我竟去了从没想过的开花城。

我本也以为自己能好好读书,找份工作,守着个姑娘安心过日子。谁晓得第一个状态没完没了,而是好是坏我也不知道。

不过,我还算是快乐,除了偶尔有点孤单。我没成为十年前自己会讨厌的那种大人,没跟这个世界妥协自己的原则,自以为还年轻着,拗着性子作自己乐意的事。

我不知道自己最终会变成怎样的,说不定一切终究成空,但若是回忆起来,至少我觉得那过程会是快乐的。

我没说轻松,只说快乐。

就像十年前,不患得患失,不空想未来,就是努力。

现在想起,那个高三和之后的夏天是我迄今最美好的时光。

愿平安有爱,只剩喜悦。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One Comment

  1. hannah说道:

    “我没成为十年前自己会讨厌的那种大人,没跟这个世界妥协自己的原则,自以为还年轻着,拗着性子作自己乐意的事。”
    还早,还好,且行,且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