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天候

那天睡前躺着听歌,播到“贝阿提丝”,一直听,然后分享到微博上,说了声晚安。

其实这首歌我一直不能完整地记住歌词,就只能跳越地随着心情哼几句。今晚我在雨后积了水球场上打球,一直跳针地唱着“整个春天,你的拥抱”,掠过前后,隔几分钟哼一遍,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连着下了两天的风雨,到傍晚太阳露了头。天气预报说明后天是超过三十度的阳光,之后又是近一周的阴雨。其实我也几乎不出门,阳光对我只是看着稍微愉悦。

敞开心胸的谈话是那么难得,因为需要一个你确信理解容忍你的听众,不需要掩饰任何情绪,也不要奉承讨好。那天下午跟小虫坐在麦当劳里,是这几年少有的聊天。我跟她说心里的孤独、焦虑,说曾经在深夜里写着论文哭出来。我说我有时除了上课几天都不会说话、见人,而微博对我的意义是,说句话偶尔会有人搭理我,那样我就会觉得还有人在意我。听起来还挺可怜的。

这两天我才明白一件事情,到了这年纪,没有谁是你全天候的朋友,虽然我觉得自己还会这么做。哪怕是自己以为最好的朋友,当年如何的24小时电话热线地当垃圾车,到现在总有各种理由把你忘在一边,掏心掏肺出来最后弄得好像在乞求怜悯,没了默契和交集。当友谊一而再地不能出现在需要的时候,如何“在心里”都不能让人信服了。

必须找一个爱人才能随时倾诉。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cherrylin说道:

    长发比较淑男 短发利索些 不过 怎样都是安静的感觉 呼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