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两日

Another Perspective of Crossing

像我这样长期跟朋友们生活在不同时空里的人,分隔后的相聚总会有品头论足的机会。

昨日跟小几岁的朋友碰头,说这次回来见我老了,而今天去南京,都是高中的同学,他们反而说我愈发年轻。

我正常生长,小朋友们久未见我觉得老是自然的。老友们,一个个都事业家庭小成,酒色财气,正是飞快奔离二十多岁的时候,见过着还算节制生活做穷学生的我,当然也就觉得我好像年轻些了。

中午是高中好友的喜宴,S对一同学说,抓紧啊,就你没结婚了。我在一旁murmur,你们直接忽略我了么。于是一群人笑着说什么博士非人的话。

他们说我好像每年假期都要来南京赴婚宴,我说你们现在都结婚了,看来以后我就没理由来南京了。

回上海是晚上的高铁,候车室里坐在我一旁的情侣相互倚靠着睡着了,我发现其实我很羡慕他们。

写到此处时,豆瓣电台播到“那年的情书”,那就用它结尾吧。

“时光悠悠,青春渐老”。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syn说道:

    写得我都边忍不住反省了Orz「时光悠悠,青春渐老」这话我还想留更老一些再说哈,年轻是天生美好,不年轻的美好则是自个儿努力来的血泪果实,很难说哪个比较美好: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