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听说

Fallen Flowers

被期末搞乱的生物钟本来已经调整到北京时间,在放假后又硬被拉了回来,其实还有几天就真的要在东八区了。

事实上只是不好睡而已。昨夜两点多躺下,到中午大概只断续地睡了三个钟头。暂时什么都不想做的状态让人浮起来,没法沉静。

下雨,我一天没说话。中午吃了点东西之后就窝在沙发里。外面不冷,开了窗听雨声,一杯热茶在窗台上冒着雾气。我闭着眼吹口琴,直到两腮酸得支撑不住。动静很大,不过反正放假了,就放肆吧。

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起身去游泳。外面15度,我穿短裤tshirt。泳池的停车场走到室内有一段路,雨不小,慢悠悠地走,有点凉意的风吹在身上,并不会冷,反而让脑袋透彻了。

晚上回来洗衣服。洗衣房在楼的另一边,以为人都走了的我提着衣服边走边唱,洗衣房的回声真好。回屋时,在楼道里迎面过来一个美国人,看着我笑,我点头,继续唱,反正他也不懂我口中的是虚情假意还是情真意切。

有话说,但不知找谁,这就显出了Blog存在的意义:我用写给别人看的口气想到什么说什么,于是Blog本身就成了听众,她是我的告解对象。而如果是日记本,好像就只是自言自语,没了倾诉的氛围,也就没法救赎我这种“于西洋的夕阳下,在断肠的天涯边”独自生活的人儿了。

明天还下雨。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cherrylin说道:

    我有看 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