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开始

Early Spring @ IU

把期末的论文都交掉之后,突然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了。

在沙发上躺了十来分钟,我起身坐在写字台前,把秋天某门课的大纲拿出来,一周周地把要读的材料定位,该从数据库里下载的就保存,该买书的就下单,图书馆里有的就记下索引号。还算着放假回去要读多少。

好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里只剩念书了。

其实好像这夏天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旅行、音乐或是其他什么的。但那些都还只是心中的憧憬,想着都挺美好,而这二十多年的经验总是在一边提醒说,想想就好,结果都不是那样的。

睡了四个小时到中午,被前几天误设的闹钟吵醒。那刻我正做着不知什么春秋大梦,醒来的时毫无记忆,只是跟着铃声唱着“那寂寞有些许不同,我挑着留下没说。那生活还过分激动,没什么我已经以为能够把握”。

天晓得我怎么想到用这首歌做闹铃。我一下子明了昨晚那样怪异的表现,那时突然如释重负的我大概觉得除了那选定的课和一定要读的书,好像什么都把握不住吧。

天气好热,忍不住开了冷气。胡乱吃了点东西,想起几周前说假期一开始要做的事,看一遍甜蜜蜜。

这个想法的起因是某天翻起以前的日志,看到纽约那篇叫做”Top of the world“的,讲我最爱的中文电影甜蜜蜜。当下想起,好像两年前的夏天,从纽约旅行回来,就凭空写了,到今天都没重看过,于是就默默就记下,等期末结束温习。

我泡了杯茶坐在电视前,冷气呼呼地响。竟发现那些看过数次的片段竟发生在我去过的场景。以前看时以为是普通的纽约街道,此时一眼就认出那就是时报广场,又或是他们从帝国大厦上俯瞰的景象,与我留下的照片并无二致,只是少了远处的双子塔。

但甜蜜蜜妙处就是,大时代的小故事,沸反盈天里归于平静和微笑的爱情。

于是从昨晚开始无所适从的心就慢慢静下来,默念着两年前写的话:

“就像甜蜜蜜里,李翘飞也似地奔在喧嚣的街头,眼里只看到前方骑单车穿梭着的黎小军。

就像甜蜜蜜里,唐人街上,听到邓丽君的死讯,世界突然安静,两个人转头,相视而笑,只听得见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的歌声。”

虽然只是编造的故事,但每次它都让我相信,有些心意只要执着,总会开花结果。

我是个不可救药的天真的乐观主义者,但又总是以不自信地悲观状态呈现,常常庸人自扰。

就像上个月初说的那个梦一样,谁知道它会发生些什么,因为此时谈把握什么的真的是自寻烦恼。

就让这个夏天慢慢展开吧。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