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虚容

With my Yashica

这是去年夏天在家对镜拍的。那时每天下午篮球,晚上游泳,简直是个少年,瘦的很舒服。

有几个朋友总不怕惹我不开心地说,你瘦成这样不好看。

我笑说,从来没听你们讲我好看过,这一瘦反而直接变难看了。

我已经不大在意脸面很久。前些年发现不再年轻时一度紧张过,感伤地唱着“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但愿他永远不会改变”。后来想通了这是不可逆的过程,就任他们滋长,于是听到李宗盛那句“心里有老茧,脸上有风霜”越发地心有戚戚。

头发已经有半年没有理,长到低头会遮住视线,跟朋友开玩笑说是不是应该买个头箍撩起来。

看看照片里的短发,半个月后回家第一件事大概就是理个半秃度夏。这是近年来我对待头发的策略,剪成尽量短,再留到尽量长时减掉,中间的日子不去搭理他们。

每次理发师都会不解于我这种“无理”的要求,总是说服我花些心思,搞出个样子,而我一定是不说明理由地固执己见。或者很无赖地说,我不在乎,反正也没别人在乎。

诚实地说,我总觉得作为一个自以为是的自由派,去理会头发的样子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土死了。每天洗头,干净就好。但这点“见解”貌似是绝对的个人意见,少人认同。

把想法写出来的好处在此刻突然显现了。散落的信息被梳理之后会得出平时没有想过的结论。

这次的收获是,我其实是个很虚伪的人。我对外在是另一种方式的在意:很纠结的以不在意的方式在意着。

而我此刻新的想法是,最近窝着写论文,多吃少运动,好像有点胖回去,长头发还能遮住点脸,要是过些时日剪掉那不是自曝其短?

真是无可救药。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LeonChil说道:

    这个角度 眉眼很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