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三十岁的练习曲

Alma Mater

这腊月里生人、一虚两岁的农历生日又到了,虽然下月才过28周岁,但今天竟已经虚到30了,按照陈升今年跨年演唱会的主题,这大概能叫个『三十岁的练习曲』?

这是我家人会给我过的生日。

回想十年前的那天。很奇怪的是,那个虚二十岁的生日竟过在了2004年的1月。我觉得那时家人和我都搞错了。

那是大一的期末,第二天还有一门考试,爸爸托朋友到学校给我送了个蛋糕,我拿到食堂里找了些同学切了分掉就算过了生日。然后就回宿舍复习隔天的宪法考试,跟远方的人打电话聊天,约着几天之后的相见。

现在想来,那时真好。只是后来全变了。

从开始练习二十岁开始,有些我没有珍惜,有些是一意孤行,于是成了现在的自己。

虽然今天只是个练习,但我也应该要开始熟悉三十岁了吧。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4 Comments

  1. 陌生人说道:

    你好,冒昧打搅,实在好奇,今天(2月5日)你在yc么?有去健身房么?要是没有的话,请无视我的冒失吧。:)

  2. 小巷说道:

    你的博客整体真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