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走吧

Fly over Siberia

回到家乡。

今天出门去见朋友,她家住在我不熟悉的新城,出门时用在线地图寻了路,准备走着去,零下7度,2.5公里,中午的阳光只是看着很暖和。

傍晚回程,天已渐黑,依然是冰点下的温度,我缩成一团,跟着耳机里歌唱。昏暗的光线下,高度的散光眼看不清来人的脸,左边轻微扁平足已经有点疼,我只知道这条路一直走就能到家。

其实我是故意想让自己冻冻。

这几年的秋冬我老是情绪脆弱敏感。我发现那样的忧伤都是在暖气热烈的屋里产生的,那样外冷内热的环境好像很容易让我感到孤单,去想念些什么。真正的寒冷却只会让我清醒和镇定,觉得自己是活生生的,明白前路在哪。

其实我也贪念温暖,但我就怕那是迷幻,“南方的江山太娇媚,腐蚀了我的热血”。

我更害怕温暖只是短暂。路太长,再冷下来却多了思念,于是回头。

我大致是需要一个会永远发热的适用的暖宝,用万能胶贴在身上才好。

结论跟上篇一样,我还是拿不起放不下。反正是没人看的Blog,翻来覆去地说同一件事,怎样都好。

不过路也只有一条。

走吧。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P说道:

    大概是2年前从大巴上因为张悬进而开始跟着看你的生活,你写的拍的常常契合某一种心境,我们都在乐享成为更好的人这条路上努力,其中的曲折 我想 总是会过去,好在还有爱的人给力量。昨天高中的朋友订婚,陪着在风中吹了1小时,脚趾都没知觉的时候连日来心里堆积的种种反而没了,你看 一年又过去了,身边换伴侣换发型的人都有好心情,我也不会说话,祝福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