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碧空

顶着蓄了五个月的头发回来时,我在flickr上建了个新相册,叫“To the end of the world”。

这只是个空虚的噱头,说实话,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次回来是为什么了。

归期转眼过半,还剩十六天,离别的情绪又开始滋生。快去快回真不是件好事情,特别是对独身的我。

当习惯了一个人后,即使是可期待的温暖也会让人不自在,因为那短暂的安逸伴着的就是迅速的离别。

更不用说是突如其来。

其实我有机会摆脱这不知延续多久的独身,但还没真正开始我就主动退却了。

我发现在越来越接近的日子里,我找不到这么多年来实实在在的自己,感觉空虚,思绪迟钝。好像那个自诩“脑子有绮丽幻想”的王三斤离身体远了。以往甘之如饴的生活开始觉得辛苦,开始怠惰,开始浮躁。

我思考着我是怎么成为我的。现在这个人的模样好像完全是孑然独立的结果,独立思考,独自生活,自娱自乐。

孤独像睡眠一样喂养我。

我根本不适合缱绻和放肆的生活,而我正在走的路更不应该如此。好像只有孤独地故作勇敢才能让我有信心继续下去。

我在孤独的时候想念拥抱,等到拥抱即将到来,竟发现孤独才是我最珍惜的。

或者,上面的一切又都是我的自以为是。事情根本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像小诺说的那样,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剧本。

今天跑到松江去,吹着有点凛冽的风,回到旅程开始的地方。

去时我确信那里已经没有我的痕迹,所有的见闻也一一验证。直到看见食堂前盗用我06年所拍照片的广告,竟毫不相干地明白,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不管如何,即使物质都被磨灭,它也永远存在我的心里,成就了我的一部分,无论好坏,悲喜,离散。

我还是那个2003年到达的少年,四年后离去。那里的经历和后来的种种只是让我更清晰了自己的模样,故事在到达之前就确定了方向。

说到底,我还是那个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这样的我应该会直到世界的终结吧。

2012不会是世界末日,但谁又知道何时烟消云散。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但是我恐惧一切终必要成空。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入梦羊说道:

    今年春天的时候淡淡然地掐断了一段crush。一开始都有努力使劲往前走几步,但最后选择往后退的还是我先。现实一点的想法是,在自己并不能确定的未来里,唐突地要多一个人来陪我一起负担,对双方都太沉重也太飘渺了。
    时至今日还没跟对方说过一声对不起,但内心抱歉得很,见微知著又不够洒脱,所以同步很重要吧,我还是不够成熟和坚强。
    最后一天问声早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