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柔软

Yongkang St. @ Shanghai 永康路

买好了回程的机票,7月12日飞走。看着好像还早,只是离愁别绪竟然已经涌上来。爸妈当然不舍,我也有些不想离开。

这个假期太长了。好像自二十多年前开始读书起,就没有如此无所事事、奢侈地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虽然无聊还有些孤独,但舒坦,会让人开始依赖,开始有惰性。只是该出发的还是要出发。

月初跑去北京喝朋友的喜酒。5年不见的北京与前次并无二致,除了最后一天下午去了趟故宫,北京对我完全不是北京。我只是出门,上地铁,出地铁,会新朋旧友,再上地铁,进门。

其实也有朋友说要不带你去哪里转转,但都被我一一婉拒。有时候我真是会如此地绝决,毫不随大流,不作看似理所当然该做的事情,比如到了北京就该老实当个游客。从这点来看,我真是个固执的人,硬石一般。

在北京跟小巷同学吃饭时,她说,“你心里住这个姑娘”。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以前只是在网上被以为是女性过。大致是因为我太敏感,对感情太在意,又常常有些小情绪,小思念。

前些日子在微博上,我跟rayray说,“不够狠心是我最大缺点”。她大概以为我在自谦,说说那该是优点。我回说,“看情况,在我的原则范围内,我很容易跟别人妥协,让别人占便宜。”

这能说明什么呢?我不知道。此时我想到的就是“柔软”这个词。

只是我的“原则”标准太高太理想,是些看似需要横冲直撞、头破血流的,于是我所谓的柔软好似有点矫揉造作、不合时宜了,这大概是些自以为了解我的人常常给我贴的标签吧,或者还添上一个伪善的抬头。

我有时候是“目中无人”、自得其乐的;有时却讨厌(或是害怕?)被误会,但常常无力解释,最后又回到某种不得不“目中无人”的状态。

对我来说,自己的原则和柔软,实际上就是所谓的“理性与感性”的关系。这好像是李宗盛演唱会的标题。而我这些年处理他们关系的结果竟又应了李先生的另一句歌词:“心里有老茧”。

硬茧在心上,里面依然是温暖的血肉。


Categorised as: 有关痛痒的扯


2 Comments

  1. petitewawa说道:

    照片是上海永康路的那家台北店?我家门口阿。。。

    • 三斤说道:

      对的,4月某天跟朋友去附近的文化广场看贾宝玉的。你家地段真好啊,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