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Archive for the ‘有关痛痒的扯’ Category

说说

又是长久不写blog。暑假弄了个微信公众号,倒是常发,但其实没什么新东西,都是老图新发而已。那是生活的调剂和分 […]

云和山的彼端

*“云和山的彼端”是轩辕剑三的游戏名 自从来美国之后,我常常喜欢用”云和山的彼端”,就感觉那是远方的壮丽和辽阔 […]

4.10

学校推特说,会有大风暴。这才将将晴了一个傍晚,在连续一个礼拜的阴雨之后。 春雨贵如油什么的都是鬼话,至少对我。 […]

岁月你别催

此时我正在太平洋上空,一万米高,向西东飞行,刚刚过了换日线,于是我的29岁又多了一天,这真是一件好事。 昨天, […]

天空之城

想起去年写的最后一篇Blog。在之前已经断了很久,那时候在还被我称为“陌生人”的soya小朋友都在微博催我更新 […]

未完成

回香港的前一天晚上在高雄,走过捷运美丽岛站的一个出口,见有位十岁左右的姑娘在拉小提琴,没在意地停在不远处看着信 […]

台湾

有朋友催我写Blog,好几次了。已经到香港快两个月,预计到的事情都已发生,全世界都知道了;而那些意料之外的,等 […]

我的97

我小学毕业那年是1997,当时还是伪九年义务教育,有重点初中一说,于是有所谓小升初的统考。 那年香港回归,语文 […]

我挺好的

只有跟你的说话才能叫做聊天吧,没有停滞,就算是键盘的敲击,都无数次发出同时的默契。不用去解释,不用去掩饰,玩笑 […]

好久不见

1. 我有一百三十五天没有更新Blog了。 其实很多事情该记下来,要么太忙,要么太懒,草稿箱里好几篇,开了头就 […]

谈心

有些话就会在某个时候说出来,或者被别人说出来,自然而然的,诚实且可怕。 这十几年来一直轮回着的周折从没有停过, […]

十年

睡到中午空腹去游泳,阳光明媚,终于能把车窗都放下,任凭风进来,把放在后排的报纸吹出去,散落到街上,一眨眼就不见 […]

二十九

今天我29。再过365天就要跟“二十多岁”这个抬头说再见了。 对于这个逐渐逼近的关卡,我还是不免唏嘘了一下。虽 […]

清静

那天我抱着件大棉袄在二十六度的奥兰多登机,往零下十度的印第安纳。其实那是因为箱子满得塞不下,但又好像是个仪式或 […]

2013

我在史无前例混乱的学期里还是活了下来,Blog竟也从未有过地在那场车祸后没有写过,到后来甚至有陌生人催我,这也 […]

夏秋

被撞一周了,很多朋友的问候,都来不及一一感谢,但今天只想写两句给小诺同学,趁还有心情,敢写肉麻的话。 说实话, […]

自私

1. 生活就是反复、纠结。至少是我。 2. 自私,或者是太自爱,不妥协也不愿意修正,于是只剩下自己。 自私的另 […]

夏末

旅行了半月,又开学了一礼拜,上次更新已经是七月的事情了,本想在八月里写点什么,可总觉得手头的事情太多,不该奢侈 […]

我不知道今天会是今天

到明天,我的高考十年了。 昨天跟朋友说,这十年好长,感觉一辈子都过了。 现在想来,自己这种古怪的性格真是自小的 […]

天候

那天睡前躺着听歌,播到“贝阿提丝”,一直听,然后分享到微博上,说了声晚安。 其实这首歌我一直不能完整地记住歌词 […]

明日

我是喜欢在日历里记日子的人,累积得多了隔几天就是个纪念日。 四年前的明天,我去美领馆面签。我总是把这天当作之后 […]

两日

像我这样长期跟朋友们生活在不同时空里的人,分隔后的相聚总会有品头论足的机会。 昨日跟小几岁的朋友碰头,说这次回 […]

如此

我总是太容易自我取悦,自找出口。这大概是长久单身的好处吧。 再激烈的情绪,一觉醒来也就平复了。如此的我或许可欺 […]

影子

四点出门打篮球,日头正盛,三十度。周一的下午,只有我在球场上自娱自乐。 一个人打球是很累的,如果是像我这样不停 […]

风景

老友微信说:昨天见到,大家样子没变,真好。再过几年真心要老了。 我回说,过几年我继续装嫩给你看。 指尖上说笑, […]

清澈

今天把郁积着的很多不为外人道的心事都聊了,未来、现实、脆弱、艰难、孤单。 这样的碰面两年才一次,只是机缘巧合的 […]

五九

昨天刚回到上海,今天就跑去把头发推掉,成个了和尚。这事儿我之前就murmur过,早晨还无聊拍了照片发微博展示这 […]

听说

被期末搞乱的生物钟本来已经调整到北京时间,在放假后又硬被拉了回来,其实还有几天就真的要在东八区了。 事实上只是 […]

开始

把期末的论文都交掉之后,突然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了。 在沙发上躺了十来分钟,我起身坐在写字台前 […]

虚容

这是去年夏天在家对镜拍的。那时每天下午篮球,晚上游泳,简直是个少年,瘦的很舒服。 有几个朋友总不怕惹我不开心地 […]

密码保护:听到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夏梦

太困,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可能是有些热,又或是傍晚吃了冰,于是梦到夏天。故事还没展开闹钟就响了。 十年前的此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