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特别费案判决书中的法制史

很有耐心的看完近4万字的马英九特别费案判决书后之后,撇开政治上的思考,觉得最值得称道的是蔡守训法官在推理中“特别费之历史沿革”一段,从宋朝的“公使钱”追溯至现在的“特别费”。
 
可见蔡法官法学功底之深,由此可以看出台湾地区法学教育的程度,这样的在大学教育中属于法制史的内容出现在判决书的推理中,大概在中国大陆不会出现吧。

 
现在学生对于法史的了解大多是抱着应付考试的心理,考后即忘,而教育当局者亦不重视法史,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初试10门课的大综合中竟无法史一科。

 
大概现在的法科学生毕业后对于法史的记忆可能只有“五刑”了吧,或许连“十恶”都忘记了。
 
判决书全文可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862367/
 
PS:发现老鹤的博客无法留言了,主动关闭or系统问题?
 
 按特别费制度,宋朝即已有之,宋代推行交钞制度,货币广泛流通,却也导致通货膨胀,百官除正俸外,尚有公使钱之补贴。学者林天蔚认为当时的“公使钱”及
“公用钱”之制度,二者性质并不相同。前者为首长之特别津贴,可以私入、自俸;后者乃官署之特别办公费,用于招待来往官吏、贡使、犒军及其他特别用途。盖
宋史、宋会要辑稿及续资治通鉴长编曾叙明,就同一官职之公用钱必多于公使钱,且依宋史卷一二七“职官”公用钱条以“用尽续给,不限年月”、“长吏与通判署
籍连署以给用”,故公用钱有帐籍,用时须副署。公使钱则无此规定。公使钱依“旧制,刺史以上所赐公使钱得私入,而用和悉用为军费。”(宋史列传第二百二十
三外戚中“李用和传”)、“方镇别赐公使钱,例私以自奉,去则尽入其余,经独斥归有司,唯以供享劳宾客军师之用”(宋史列传第二百二十三外戚中“向传范
传”附“向经”),可以尽为私用。惟因首长官吏“因公差使”之“公使钱”,亦可使用官署之“公用钱”,用钱之际职责难分;且“公使”、“公用”均是“因公
使用”之意,以致宋史、宋会要辑稿及续资治通鉴长编或有混用“公使”与“公用”之处。从而,公用钱有帐籍、须报销者,窃用者有罪。如岳阳楼记中之主角滕宗
谅,即因任意使用公用钱馈遗游士、犒劳民兵而被贬巴陵。公使钱则因可以私入而无此问题。亦有认公使钱即属公用钱,如“窃以国家逐处置公使钱者,盖为士大夫
出入及使命往还,有行役之劳。故令郡国馈以酒食,或加宴劳。盖养贤之礼,不可废也。谨照周礼地官有遗人,掌郊里之委积,以待宾客;野鄙之委积,以待羁旅。
凡国野之道,十里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候馆。候馆有积。凡委积之事,巡而比之,以时颁之。则三王之世,已有
厨传之礼。何独圣朝,顾小利而亡大体?且今赡民兵一名,岁不下百贯。今减省得公用钱一千八百贯,只养得士兵一十八人。以十八人之资,废十余郡之礼。是朝廷
未思之甚也﹗”(范仲淹“奏乞将先减省诸州公用钱,却令依旧”议)。赵瓯北之二十二史撘记、王铚之燕翼诒谋录、方豪之宋史、日本学者佐伯富均将公使钱认属
公用钱。亦即公使钱,为宋各路、州、军及刺史以上,所有用以宴请及馈送过往官员费用,亦作为犒赏军队之费用,但亦依例可私入、自奉。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