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ray同学明天要飞去加国, 在这个人人纷纷离我而去的时节并不显得十分特别,但远在数百公里外的我无法十里相送,谨以此文遥送。
 
ray同学为什么称之为ray我也不知很清楚,自我认识她,她就叫ray。
 
我十分愿意地将ray理解成光,因为ray同学总是像光芒帮助我。
 
我是喜欢保留历史的人,所以不管重装多少次系统,QQ的文件夹从不删除,每次当电脑脱胎换骨后直接覆盖。于是我看到了在这个电脑上我跟ray同学的第一次对话,时间是2004年12月18日:
ray 21:04:58

选民法的一定要读法理吗~

我 21:05:04

是的:) 
 
我也不知道这个对话的由头,然后发现自己当时的回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聊天记录翻到下一页,出现了有文字记录的ray同学帮助我的第一次:2005年2月8日,因为网络原因,很多非沪IP地址无法登陆查分网站,我委托沪籍女子ray同学帮我查分。
 
由此开始了ray同学向我发送光芒的岁月。
 
还记得2005年的某时,我因某些原因心情十分低落。某天下午,ray拉着阿苏陪我唱歌发泄,晚上还去吃了小肥羊。
 
还记得2006年的春天,在虹口,ray帮我完成了那一年中最重要的事,虽然没有结局,但我作了我能做的。
 
还记得ray帮我考过了钢楷。
 
还记得那个双语的英美侵权法考试。。。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跟ray熟起来,我真的记不得了,怎么想都想不出,因为感觉没有理由会熟起来。对她的第一次映像是大一张纯晖老师的听说课,玩配音,海底总动员,老师让我配nemo的爸爸,然后张老师说,我们找一个很甜的女生当nemo他妈,后来知道,这个女生叫做ray。
 
我并不是个朋友很多的人,实际上在大学的大多时候,我并不很讨人喜欢,或者说很多人都看我不爽,而ray是我的朋友,并且是真正几个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的朋友。
 
有时候她对我的了解我都感到惊奇。今天早上,ray问我有没有看《不能说的秘密》,我只是说“没有,我很矛盾”,ray说“我明白”,于是她就真的明白了。
 
ray是个很细腻的女生,写的东西很好,好到其实她的博客我篇篇都看,但我大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去留言。当然,她也很少在我这里留言,至于什么原因我不知道,很多时候都是我主动让她留言,因为每次的留言我都很喜欢,比如她那次“很小三”的几个字。
 
ray的博客上有我的链接,链接名字是“他是清澈的水瓶座”。看到清澈两个字我真的很感动,很谢谢。
 
 
想想,我跟ray也并不是很熟,会很久没有联系,在学校里见面经常只是挥手微笑。在网上的大多时候只是会看看对方亮着的头像,连招呼都不打。或许,因为ray,光芒,太温暖,不能靠的太近,我是“清澈的水瓶”,太近的距离会让清澈蒸发掉变成空无。
 
突然发现,ray的msn是我帮她申请的,或许这是我唯一一次的反射光芒吧。
 
一路顺风。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3 Comments

  1. RAY说道:

    该感动的人是我吧.呵呵。来晚了.马上去更新连接噢~

  2. 王进说道:

    三斤,让我感动了..

  3. 神仙鱼说道:

    温暖的情谊,留有一份清淡余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