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赠友人书

丁亥年秋,余谪居瓢城,悬梁刺股数十日不出家门以备腊月间京师大学堂之明法科大试。余初学律令于草莽,后假乡试之名入国立律政学堂东部修习四载,本欲延学于此,然造化弄人时运不济,加之未能厚积,名落孙山。余未萎靡,且遇挫愈勇,立志赴京明法,故有上文之举。

期数日,刑部之律令刑狱典试将至,此为断案兴诉者之准入礼。余亦须前往早年发萌之瓢城中学堂应此试,然则学艺不精,且所备冬日之试与此虽均系法科,实有天壤之别而难两全,故余今秋作客于试,摩登人谓之“友情客串”。

为客,实无奈之举,所幸余之众友皆饱读中华律令,熟识洗冤之法,堪比先贤,惟包拯、宋慈诸公亦难相论,不日定当名列金榜之上。

是时,余虽不才,有数言相赠。

法,天下重器,世间治乱要旨;制度,法之根本。制度旧则法旧,制度恶则法恶,制度缺失则法必缺失,自然之理也。嗟呼,当朝制度之弊久矣,纵举国人习法,未见制度更张者,枉然也。吾辈习法之人,当以社稷为念,勿与恶法为伍,顺寰宇大势,承天景命,众心齐力变革旧制,扬善法之威名,定乾坤之正义,拜德先生,植自由花,行宪政,施法治,立民权,兴民主。为此,则吾辈幸甚,吾国幸甚,吾中华民族幸甚矣。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One Comment

  1. mocha说道:

    哈,这小文我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