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零碎

两则心得。都是鸟语的。
 
沪语称出租车为插头,一直不明其理,同宿舍三位土生沪人也不知其所以然。后见charter,作为一个法律人,只知道宪章的意思,原来也有租车的意思,估计插头从此而来,感叹沪语之精妙。
 
chilly一词,说是指人寒冷的打颤,突然发现可以音译,作“凄厉”,意境全有。
 
两则书摘。
 
甘培忠的《企业与公司法学》有此一句:“合伙企业,是人类社会除去婚姻为外最美妙的组合形式,它积聚人类趋利、合作、信义、行为制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气质和品格。”有趣的观点,别的不说,至少可以证明甘先生个人的婚姻是“最美妙”的,恭喜。
 
第n次读龙应台先生某书(未免麻烦不列书名),其中某文(未免麻烦不列标题)结尾一句每每读到均有振聋发聩之感,录于下:
国家是不值得爱的,如果它不容许人们不爱它。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