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睡在上铺的兄弟之二三事及感想

想起7月间PK的青年旅舍,上铺武大学计算机的兄弟时常想跟我辩论些东西,总是他起头,提出观点,然后基本就是我在说,他无法反驳,最后跑出门去,估计是在公共休息室里思考,大约十分钟后,他一般都会回来,说:“我还是不服,我还要跟你辩。”结果是,往复上面的过程。

事实上,我无法说服他,他依然坚信他的坚信,只是因为他的坚信实际上理屈词穷而无法反驳我。

有次,他说了半天,我不想多费口舌,就问他:“你信仰什么?”他回答说:“Communism”于是,我说:“那我要向你请教了,我真的不懂什么是Communism,你能告诉我么?”他突然一愣,无话可答。原来他连自己认为自己信仰的东西都没办法系统的说出来,只是,他脑中隐约有个鬼魅在游荡,于是他把那个当作了Communism,当作了自己的信仰。

很多时候,大多数人并没有信仰,他只是把别人告诉他的当作信仰,所以,对付他们最好的武器是拿起他们的自己的武器,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武器紧握在手中,所谓扛着红旗打红旗是一个很高的境界。

武大的兄弟是土家族,看出来家境也不是很好,但肯定是个爱国青年。八一前一天晚上拉着同屋的底敌去广场,等第二天的升起,吹了一夜的风回来后开始流鼻涕,一夜风流。

某次跟我说些有的没的,最后我问他:“这些会给你带来什么?”他回答说:“自豪感。”我叹口气说,没说什么。

我并不反对所谓民族自豪感之类的东西,实际上,我也经常有这种感觉。只是,我越发感到,自豪感或是荣誉其实是个奢侈品,饿肚子的荣誉只是愚民的工具,套用一句他们的话,转嫁矛盾。制造荣誉的人在意淫你,刚好,你穷得连衣服都没有了,于是跟着手淫。要荣誉可以,至少要实现核心价值,如果核心价值没有了,一切都是虚荣,撕开浮华,一潭死水。更何况,某些所谓自豪和荣誉或许是建立在另一群人苦难的基础上的。

其实,对武大的兄弟没什么恶感,很可爱的人,想想,大学睡单人床的我还没有“睡在上铺的兄弟”,他是第一个了。

今后大概不会再见了,人生海海,祝他能越活越明白。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2 Comments

  1. wj说道:

    再加一句话,算是和你的\"辩论\"吧,信仰某个东西一定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吗..法律人珍视的是\"理性\",但是有些东西是不能用绝对的理性思维去考量的,比如说文化,比如说信仰.在人的一生中,更多的情况,是用\"感觉\",\"本能\"来行为的.而且,用感觉来行为未必不如用理性来行为更有用,更能给人带来幸福感满足感,更能支撑一个人的生命.
    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启用理性的时间绝对少于启用感性的时间..
    在一个发展的社会中,启用理性的人绝对少于启用感性的人.
    所以,问题倒在于,理性的人—占社会少数的人,怎样启用自己的理性,让大众建立\"理性\"的信仰.
    三斤,你说呢.

  2. wj说道:

    其实有个辩友还是挺好的.辩论时两方都是脸红脖子粗,恨不能用自己的话把对方大卸八块.可基本上双方是越辩论越坚定自己当初的信仰,即便一方再有理,另一方也是死守阵地,即便心服也不会口服.这样的辩论甚至争吵我是经历多次了.
    辩论,其实道理是给自己讲的嘛.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只要你把自己说服了,那就ok了.
    三斤,你说对不.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