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政治大学,赴台旅游及其他

有朋友要去台湾作交流学生三个月,政治大学,生平最大的嫉妒由此而来。

政治大学,是个有趣的学校,若用大陆的意象来类比,政大的前身曾经是国民党在大陆时的“中央党校”,现在的地位又类似台湾的“人民大学”,偏文法科的。政大校训是老蒋写的“亲爱精诚”,校歌是陈立夫作词,某次偶尔听到过,前几句是:“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我们就是管理众人之事的人。管理众人要身正,要意诚,要有服务的精神,要有丰富的智能。”,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另外还有两句现在看来不是很靠谱:“实行三民主义为吾党的使命,建设中华民国是吾党的责任”,还是党国的调调,跟“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一个意思,估计没改的原因是怕牵扯太多。其实就这样放着冷处理也不错,等老一票的泛蓝死光后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了。我总觉得有时候真理不是越辩越明,恰恰经常是反对者死光后真理就自然成了真理了,辩论某些情况下还会让真理的反对者力量增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这个道理,所以道就是道,不要去增长,说不定魔就自然消亡了,无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扯远了,关于政大还有一点应该单独讲一下:政大哲学系毕业了个叫陈绮贞的女子,而苏打绿的六分之五也是政大人。

回头来说,同学那种长期的交流项目我注定无缘,能住在台北几个月真是件很赞的 事情。不长住而只是走马观花,很难感受到城市真正的一面。就像王朔在锵锵三人行谈到他待在美国时遇见湾区一帮华人倒卖AK47的事,窦文涛感叹为什么王朔到哪儿都能找到“组织”,老王说:“你得住那儿。”不过,就现在情形来看long stay对我而言几近奢望了。

台湾是我一定会去走走看看的地方,只是不是现在,貌似现在类似坐牢式的团进团出的大陆旅游团是不能自由选择游览地点的,这样的旅游只有点和线,没有面,算是一维旅游,二维都算不上,而旅行社们安排的景点大多是我无兴趣的,所以我大概要等待自由行,这估计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因为北京怕出事,台北也怕出事。这一点倒是和台湾他爹美国类似,近期开放的赴美旅游好似也是团进团出,反而美国他小弟英国允许大陆人民去自由行,不知是不是参照办理不列颠的前养子香港的做法,反正方式很多,关系很乱,而被我一捋貌似更乱。前些日子袁越先生骑着自行车绕了台湾一圈,不知是通过什么途径过去的,待考。

我猜想旅行团赴台前都要进行纪律教育的,我又十分怀疑要是下次台湾某选举期间两岸是不是要对旅行团加紧控制?一要防止我大陆同胞见识真民主,二是要防止我大陆同胞见识真台独。我估计大多大陆同胞还是喜欢民主的,但应该无法忍受台独,我将之归纳为理性右感性左,这样的陆客们说不定就地联合当地外省老兵与绿色群众干架,到时候就不和谐了。

据说为了怕出事,所谓首发团们刻意回避了去自由广场和两蒋墓,但又有报道说个别团安排了“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的参观(我一直觉得这种掩耳盗铃的“避讳”方式估计只有中国人想得出)。这样的刻意“安排”有点让人觉得不解,去后者才会出事吧,前者不正是两岸的所谓“最大公约数”吗?至少两位蒋先生是统派,而凯道边上那个房子确实统独轮流坐庄的,若是过几年民进党又执政,那个办公室里坐的可是独派了,那么是不是又要改变旅游线路?

其实去台湾没什么必看的自然景观,我真没觉得日月潭阿里山太鲁阁会比西湖九寨沟张家界漂亮多少,台湾的独特之处应是在于她的人文。我确信,就自然景色大陆肯定比台湾优,某立委(大概是帅化名?)在质询官员时亦说他在台湾住了五十多年也没发现台湾有什么好玩的。而所谓的“台湾小吃”大多是闽南风味与大陆各省食品的集合,图的是新鲜。虽然大陆经过数次革命把传统都革完了,但唯独吃的艺术薪火相传,我十分不相信鼎泰丰的小笼包会比上海南翔好吃,最多是弄得更精致一点。至于闽南小吃,估计福建就有。(这段我纯粹纸上谈兵,加上个人好恶,大可忽略。)

若是我自己要去,除了那些众望所归的选择,仍然会有个人化的“人迹罕至”的所在,在此把能想出的列一下,以后想到再补。

1、台北市北安路上的中央广播电台大楼。这个路名比之忠孝东路或是凯达格兰对我来说更加亲切,因为初中开始我就用一个小盒子听那里传出的滋滋啦啦的声音,应该算是我跟这个岛的连结开始的地方,有点梦工厂的感觉。那时候她的台呼还是CBS台北国际之声,现在已经是台湾之音RIT了。进去逛一圈,算是感谢她把我引上邪路。

2、南港中央研究院前的胡适墓。这是不用说的。鞠躬,留影,意义非凡。

3、圣约翰科技大学。上海圣约翰大学台湾校友会和台湾圣公会在台创建的学校,虽然跟真正的圣约翰没有实质关系,但精神延续还是有点的,至少有追思致敬的味道,比寄生在圣约翰尸体的华政好,去逛逛应该不错。很奇怪,我跟圣约翰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连在她尸体里读书的机会都没有,竟一直挂念她,中邪了。

4、女巫店。那个诸多歌手们唱歌的地方,若是能碰到其中之一就赚到了。


to be continued 。。。。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7 Comments

  1. alex说道:

    我记得自己在这个日志下留过言的。。。

  2. winni说道:

    年初爸爸去过,他说没什么灵的。。。我便也不期待去台湾了。。
    寄生在圣约翰的尸体里实在是很无聊很养老的生活。。。

  3. zoeking说道:

    我看到了啊~我的意思是什么时候可以实现一个人去?
    啊啊啊啊啊~

  4. zoeking说道:

    怎么去?一个人怎么去?
    另外,你说寄生,浑身恶寒啊~

  5. tot说道:

    我有几个台湾同学,待字闺中,美不胜收,我猜想,你做了台湾女婿岂不两全其美了?哈哈,要不要偶帮您老牵根红线啊~~~~

  6. sophiona说道:

    哇,我也好羡慕~~~去年还问导师有没有去台湾交流的项目来着~~
    ps;台北国际之声,初中时候拿着收音机在家里跑来跑去找信号的记忆。。。

  7. mocha说道:

    哇噢,女巫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