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无耻,党棍,华东政法——我们应当以之为耻

  当我看到《南方都市报》上王晓渔的文章《政法大学里的“以言获罪”》(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pqy/200811270054.asp),以及杨师群老师的《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后,我觉得羞愧难当,这大概是我进入华政这个学校,然后离开后的这五年多里最以这个学校为羞耻的一天。 
   
  我从来不惮于对外描述我的“母校”的恶,我也从来不惮于对外描述我对我的“母校”的爱,但从未想到,会有今天。 
   
  正如贺卫方老师所说,所谓政法,不是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而是political law。华东政法是一个党棍充斥的学校,而华东政法培养学生的目的之一,就是将学生培养成党棍。 
   
  我曾在高中时候,跟三个同学长期辩论,当时我积极为党,为社会主义辩护,我认为社会主义本身没问题,只是现在执行有偏差,而哪三个同学,积极否定party,否定社会/主义,我本着一个不懂世事的理想主义的左派小青年的精神与他们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现在我的对手们都已经有红又专,而我不红不专。 
   
  我从不忌讳说我曾经在刚进华政时积极向党靠拢,并且党也曾经积极向我靠拢,后来可能因为我并不讨党的喜欢,党主动放弃了我,我也因为某种虚荣为此难过。后来我在这个学校里渐渐认清了这个组织的嘴脸,然后,我也乐得它不让我靠他。这是一个到大四毕业普及党\校教育的学校,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人都能进入所谓的“程序”。后来在大四的时候,开会,某个辅导员上台讲话说,到现在没有入party 的同学只有两种:四级没过,以及表现差。我想我四级早过而人品还好,那我大概就是属于第三种人了。后来,班里的书记通知我去参加party school入学考试,说是只要四级过的人都能去,我笑笑说算了。反正我是第三种人了。 
   
  我记得几年前的keep fresh运动,华政是上海市高校唯一一个第一批进行运动的,然后第二批的时候,全上海其他学校来华政学习先进经验,那地位,无异于上海的中央party school。当时我周围的人们早请示晚汇报,然后,各个小组发了疯似的在校园的路两旁拉上横幅表决心,这让我疑似自己走到了大鸣大放大字报的30年前。每次走过那段路,我都故意读横幅上慷慨激昂的字,旁边的同学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说,你怎么这么傻。我心里想,你们挂出来就不知羞耻吗? 
   
  我记得大一时候,我还想抱party大腿的时候,学院组织了一个party知识竞赛,大概是因为我读文科,政史都还行的原因,小头目把我的名字 偷偷上报(因为没人愿意去)。于是我为了所谓的班级荣誉以及我自己的虚荣心,去参加了。初赛很容易通过了,然后决赛,评委是三个党棍,分别是对手三个班的辅导员,主持人是我的 高中同学以及我的幼儿园兼小学同学。在所谓比赛中眼见那三位评委的偏袒,最后某题,若是我们答对后某个评委的班就要垫底,党棍的面目就完全暴露了。题目是,什么是带三个表,我回答“代表XXX,代表XXX,代表XXX”,评委说错了,应该是“始终代表XXX,始终代表XXX,始终代表XXX”,于是我们垫底,于是我把记分牌倒扣后离场。后来收到后来作了大头目的我的小学同学的短信,她说“你表现很好,就是不顾全大局”。自此,我再也没有跟此人联系过。 
   
  说到此,我想到与我同届的一个同学发在网上的《与华政割袍断义书》(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9195a0100aiva.html),这样的文字我是不舍也不愿意发出的,因为在这个学校里,有我那么多的回忆,我人生最美好的四年留在这这里。我想,很少有人像我这样爱这个学校,我发在豆瓣华政小组的那篇东西留在第一页已经一年多,而转载的数量我想大概算是很多了,连毕业典礼上某个棍子都要抄袭那篇。而我放在土豆里的那个为了毕业所作的视频,大概看过的人没有不感动的。 
   
  但是,我真的觉得羞耻,深深的羞耻,为了能有这样的“同学”,觉得羞耻。我耻于说我来自这个学校,我耻于说我爱这个学校。因为,在这个学校里竟然有这样的学生,将老师的话上报给他们想亲近的组织。我发自肺腑的诅咒这两个学生。你们等着,等到哪一天,你们会接受惩罚的,我确信。 
   
  我请求所有华政的学生,为这个学校最后的遮羞布的毁灭而默哀。 
   
  好吧,母校,即使你赤身裸体,我还是爱你。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4 Comments

  1. totly说道:

    所谓的“可恶嘴脸”其实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2. 小巷说道:

    耻辱!!!
    华政一直不乏“积极”的学生。
    以前只是校园内部,小打小闹,惊动校长都觉得了不得了。
    现在竟然闹到公安局,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没上过杨老师的课,但对杨老师的故事有所耳闻,隐约记得大学时候,就有学生当堂抗议过杨老师的“反动言论”,当堂抗议没问题,但,,,,,,一个人的脑子到底要坏到什么地步才想得到去告发???
      
    我跟您一样爱华政。
    至爱。
    跟华政的NC学生、豆腐渣工程、党棍思维无关
    就是爱那片土地,那段日子,还有那些不一样的人。

  3. Elle说道:

    我以前上过杨师群的课,此老师上课的风格相当诡异,脾气也古怪,在学生中间口碑甚差
    于是对于此事难免阴谋论的想,应该是这老师的RP差以至于有的学生不择手段的想要整他(我不太相信90后们居然还有这么热烈的共产主义信奉者们);以及,相关人员早已因其他事情看不爽他很久借机发挥吧,因为要知道,这样的“告密”,本来就看起来像个笑话,多数收到报案者应该会一笑置之吧~

  4. 小巷说道:

    沙发
    别激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