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20081214日,星期日,农历戊子年十一月十七,我与一年零四个月没见的rayray同学一起看了戴佩妮小姐的演唱会。

演唱会是小场地,东方艺术中心的音乐厅,大概平时都是用来作交响乐演出场地的,不到两千座,效果应该很好。隔壁的歌剧厅,同时演出的是张艾嘉的话剧。

我和ray买的是F区的看台票,380块。分区进场时,检票的小姐告知我们不准带饮料和食品,然后告诉我们进去找人换票。大概是因为出票时候的失误,F区实际是在舞台的背后,良心不错的主办方给我们换了位置,980块的内场A区。人品大爆发,亦或是闹总说的09水瓶之年的提前到来,总归是赚到了。

演唱会十分精彩,《怎样》、《你要的爱》、《街角的祝福》、《一个人的行李》、《防空洞》、《水中央》、《爱过》、《时间快转》,一首首我的大爱扑面而来,PENNY的声音当然也是无懈可击。

音乐厅的规矩繁多,其中之一就是不允许荧光棒,于是和着节奏拍手以及尖叫成了我们参与的方式。加上要给远方的人适时地直播、跟着大声唱歌并拍照,我只能感动、兴奋而无暇去思考其他什么。

等到回家,躺在床上,片段开始浮现,当一个歌手的声音跟你的一些经历以及时间交错、连接在一起的时候,这样的回忆是一种很美妙的事情。

记得02年,高二,有一阵子,roy同学一直叫我听一个叫做戴佩妮的歌手的唱片,当然,这是他在校门边的天歌买的翻版。我是怪胎,对别人推荐的歌手有自然的抵触感,再加上我的第一映像是不喜欢“戴佩妮”这个名字的,觉得有点媚外,所以我抗拒了很久不去听。后来,我经不起roy的唠叨,听了,于是,这个声音随同孙燕姿一起成了我之后两年的背景乐。现在想来,那段日子真是无忧无虑,除了那个一直逼近的时间外,尽是友情与音乐。那时候,坐在前面roy总是回过头,递过一张纸,让我把他想唱的歌词默写下来。隔一段时间,我们会去天歌组织一些新的翻版CD,听熟了再买别的。没事的时候,我们会在教室里哼歌,而zoilok同学是最忠实的听众以及点播者。冬天早晨,天还没亮,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眼睛露在外面,骑着车,哼着或是燕姿或是penny,那样的日子很难回来了,这是我们的蓝色大门。那个时候,谁会想到后来的种种故事。

后来就快转到05年的4月,天地英雄,一切尽在掌握的胖子帮我和阿蔡搞了第四排的票子,而好心的elle学姐又让出了最靠近舞台的位置,就这样,他们共同成全了我的潇洒与冒险,成全我的碧海蓝天。有时候,没事看那个视频,觉得自己傻得过分。不过,这算是一种纪念,若干年后,这会是最珍贵的东西之一。

昨天的演唱会,有首歌我一直期待,但是penny到最后都没有唱,《路》。高中的语文考试,有一种题型是给一个意象,然后让你写一段话,有次让我们写“路”,于是我就默写了这首歌词,这是我第一次发觉记得歌词是件很好的事情。后来考完,roy跟我说,他本来也想写这个,只是他记不得歌词了。

嗯,就用路来做结尾吧。

我知道这一路的风风雨雨,他总是让人跌倒,也知道这一路的曲曲折折会模糊了我的想要。未来也许飘渺,我的理想也许很渺小,要让你知道执着是我,唯一的骄傲。”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7 Comments

  1. 阿奔说道:

    我最喜欢孙燕姿,我也喜欢很戴佩妮,至于陈老师…
    这两个声音都是听一遍就有共鸣,就是她了感觉~可惜我不喜欢演唱会live的热闹感=。=

  2. mocha说道: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听到这个女生的声音,是搭配着流星花园。
    真是有一转眼老很多岁的感觉。
    可是,你看有音乐和梦想的人依旧这么年轻,抱着吉他和九年前没有差别

  3. bones说道:

    昨天还突然听了《你要的爱》,但却遗失了当初的感觉。
    照片上已经看不出是我记忆里的那个PENNY了。
    你那张帅锅照我还是印象深刻滴。

  4. 蔡蔡说道:

    我只想要往前飞

  5. totly说道:

    “这个声音随同孙燕姿一起成了我之后两年的背景乐 哼着或是燕姿或是penny” 但是“成全了我的潇洒与冒险,成全我的碧海蓝天。”我觉得你那个时候应该也迷恋刘若英的吧。

  6. 提拉米苏susu说道:

    很喜欢这首《路》

  7. 小巷说道:

    不错
    夹叙夹忆,还有余音。
    P.S您的确赚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