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祝福

今天下班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现出“期待”这两个字。有时候想写几句的冲动就是这么出来的。

于是,我越来越喜欢那句歌词,“我没有好的信仰,脑子有绮丽幻想。

昨儿是洋人的平安夜,今儿是洋人的圣诞节,作为一个土鳖我是不过一切洋节的。当然并不是因为一些所谓反西化之类的民族主义的脑残的理由,只是没有习惯。但我并不反对任何人去享受这个节日,能够快乐,管他是什么理由呢。

我发现洋人跟非洋人是一样的,最热闹的总是节日的前夜,比如平安夜,比如除夕,其实到了当天也就是那么回事,所谓欢乐和幸福其实大多是一种期待,反而到了切身感受的东西就没有太大的意思了。

但是,这个期待的东西必须是确定的,不能悬而未决,否则,没有快乐,只有焦虑。比如考前的日子。

想到去年的此时,我还在离群索居日夜颠倒的准备一个后来失败的考试,那样的期待是不能算上快乐的。

其实人生从开始就是在期待,最后期待死亡。因为死亡是注定的,所以这种期待并不痛苦。还是去年这个时候,我总是会听沈岿的那个讲课录音的结局,他说,生命的意义在于过程。

blogbus周六组织免费看电影,叶问,其实我并不很期待这个片子,我只是期待进电影院的感觉,上次进剧院还是去年夏天的北京了。我跟朋友开玩笑,叶问大概就是武打版的梅兰芳吧,因为总归最后都要抗日的。中国导演就是喜欢波阉编,什么到最后都高大全,什么到最后都诉诸民族主义。 

昨天我只给一个人发了祝福,很简单:遥祝节日快乐。

后来晚上,一友人说还记得去年我发的那个祝福短信。我说我忘了,朋友发给我:

在这个不属于我的节日里,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这句话也送给看到这里的你。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6 Comments

  1. 金小强说道:

    我怎么就没觉得叶问有那么高的境界呢?不过我就喜欢叶问的小情小调。没看过《梅兰芳》,看到黎明那张脸、余少华的媚态,胃口就全没了。

  2. 亩小礼说道:

    我不是故意 好吧 所有的24号楼长得这么一模一样 怎么办
    住了4年都记不对 真是失败 失败的二期

  3. totly说道:

    对于一个灵感经常浮现的人来说,绮丽幻想再合适不过啦。

  4. 提拉米苏susu说道:

    喜欢这句祝福的话

  5. 小巷说道:

    这篇不错。主题很美。

  6. 小巷说道:

    友人占沙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