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解散前后

由我建立的豆瓣贺卫方小组,在人数增长到2676人之后,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于2009年2月8日18时许被解散。从2006年11月30日建立到被解散,贺卫方小组共存在了2年2个月又8天。

其实从豆瓣近期大量无预警地解散小组开始,我就有不详的预感,直到昨天(2009年2月8日)中午,我决定对可能的解散写篇东西。于是,在14:29:13我发了《如果你要离去:有关可能的解散》。全文如下:

      在反低俗的大潮下,诸位豆友的豆邮里应该不断有解散小组的系统邮件。 

  其实本组并不偏激,大体上还是很和谐的。

      但是,如果,如果某天本组被解散了,请不要愤怒,也不要怨恨。我们要感激豆瓣在这两年多里提供了这样一个相对自由的平台,在这样的中国,已是万分珍贵。我完全理解豆瓣潜在的生存压力。豆瓣连刽子手都不算,至多是自宫。所以,我们要心怀感激的等待可能的解散。如果不被解散,那么我们更要心存感激。

      如果某天这个地方不存在了,我想没有必要再弄个豆瓣贺卫方小组2.0或是其他。轻轻地来,就轻轻地走。遗忘得越快越好。把名字写在水上的感觉是很美妙的。 

  如果你要离去,别再回头。
     
  三斤
  2009年2月8日
    

  另:一年多前时雨同学建过一个GROUP,如果此处解散,而您又喜欢扎堆儿,可以加入。地址: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heweifang。 

未曾想,在这个话题发表4小时后,小组被解散,它也成为了豆瓣贺卫方小组的最后一个话题。如此的巧合,这个小组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话题都是我发的。

我当时的心情就像一位朋友的死去。我写了封邮件给老鹤,全文如下:

贺老师:



       您好!

       十分钟前,豆瓣贺卫方小组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被解散,两千六百人的小组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很难受,像一个朋友死了。您博客里多了个无效链接。虽然在之前的很多天里不停地有小组被解散,但是我还是抱着一丝留存下来的希望。可能是预感,中午的时候我在小组里发了篇东西《如果你要离去:关于可能的解散》,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建立这个组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该有这么个地方。从开始的门可罗雀到老师的加入后的兴旺,好像都是昨天的事情。现在看看电脑里庞大的从各处收集来的资源,觉得不可思议。虽然从来没有和您接触过,但感觉我们已经是老朋友。网络就是这么奇妙。

       如此的小组大概不会出现了吧。在当今的网络环境,能够存在两年多已经是幸运。

       最后一次感谢贺老师对小组的照顾,这两年我会永远记得。

       2006年11月30日——2009年2月9日。

       祝贺老师顺利。

我对这个小组的感情可能是其他组员无法体会的。它是我这波波折折的两年最好的见证。

如果你要离去,别再回头。

PS:豆瓣贺卫方小组备份下载请至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heweifang。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9 Comments

  1. 过客说道:

    由于被关闭才很多人知晓!所以应该心存感激!

  2. 小巷说道:

    您最后一句话写得真好
    要离去,别回头
    俺可没这么拿得起放得下

  3. 罗林昌说道:

    原来放在收藏夹里,昨天就上不去了,这事我也早的预料感,因为常有去的“枪炮与玫瑰”小组也被和谐了。
    我不会感到愤怒,也不会觉得沮丧,因为自由思想的种子己经在我们心中萌牙,终有一天,它会长成参天大树的。

  4. 贺卫方说道:

    三斤君:此时此刻,请接受我衷心的谢意!我已经将大作转载的博唠阁了。祝福平安! 贺卫方

  5. mocha说道:

    是不是那天,你还唱这首歌来着~。
    有句话,我想说:凡是在现实中离别的都会在记忆里重逢。

  6. huhu说道:

    哎 我今天也收到致组长的信了..

  7. bones说道:

    今天一个朋友跟我说贺卫方小组解散,我还接了句,那组长是我朋友。
    挖出【如果你要离去】来听。

  8. 甘草子说道:

    我昨天不过贴了新闻而已~就一直审核审核审核~~快气死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