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母校,爱,恨

我昨天睡得很差,现在是靠浓茶在撑着,因为临睡前看到第八日朋友在上一篇东西的留言:“说的是事实,但是好奇你为什么这么激动,又这么仇恨华政”。这句留言深深地刺激甚至是伤害到了我,使我忿忿。看到的当下我做了简短的回复,并且我决定今天写点什么,把事情说清楚。

就事论事,先针对留言的两个问题。

关于“激动”。我仔细看了一下我昨天临下班发的那篇东西,平心静气地看,本着和谐的角度看,我真的找不出哪一点“激动”。对于那位删除词条内容的“同志”,我作了一个问句:“是华政官方的和谐大队还是某个热爱华政的校友?”,其余的,我只是把事实列出来。关于我发现此事的第一反应,在跟小诺的电话里我说了,就是被雷了一下,然后是觉得可笑,莫名其妙,耻辱。即使是跟最好的朋友的电话里我也没有一点激动或者歇斯底里。顺便说一下,我最讨厌的一种评论他人的方式就是“XXXX,但是XXXX”,特别是在但是后面加上“激动”二字。评论他人激动的人所自以为的立场是:我高屋建瓴,我是平常心,我沉得住气,我有容乃大,我宰相肚里能撑船。其实潜台词是什么呢?就是你这人怎么这么幼稚呢?然后他们就会说你是愤青。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被人试图戴很多绿帽子,什么愤青,什么文青,求您,咱不戴帽子成么,特别是绿的或是青的,我眼看着都快老了,别说我是青年了。

近两年我一直试图让自己变成一个平和的人,其实我本就不是个容易激动的人,但是如果您硬要说我激动了,我反而就真的激动了。天晓得,连解散被我当成亲人的老鹤小组的天杀的豆瓣我都原谅了,我连一句脏话都没骂。

关于“仇恨”。仇恨真是一个很厉害的词,各位可以全文搜索我这个写了5年的博客,大概一百万字有吧?我绝对没有用过“仇恨”两字,“恨”可能用过,但“仇”这个字太严重了,真的太严重了。如果你说我“仇恨”华政这个学校,那我真的是被伤害了。

关于为什么要编华政这个词条,我很久以前就提过,那是07年毕业的那段日子,我觉得我要为这个学校做什么,于是就花了不少的时间,很认真的做了这件事,然后的日子又陆续的更新。我一直想写篇东西,叫《给未来的历史》,因为那时候维基是被GFW的,写或者看都要翻墙,所以维基是给墙那边的人以及会翻墙的人看的。所以,我想把这个学校的一些事情记下来,给未来GFW消失之后的人看。谁知,在去年,维基被有限度的解封了,于是这个未来提早到来。

一个很简单的逻辑,你觉的一个“仇恨”这个学校的人,有必要不辞辛劳地翻墙去花自己的时间写这些东西,写给墙外面的一小撮人看么?我NC么?如果我恨她,最简单的办法是在墙内骂街,而不是在墙外给她立传。

或许我编的某些东西比较刺眼,但应该没人否定这些东西的真实性。我几乎是秉着客观的角度的,我把我能想到的这个学校的好也都写上去了,但是事实证明,我脑中的好确实比负面的内容要少得多。如果您脑中有千好万好,且是经得起检验的,那么大可写到维基里,我双手双脚地赞成支持拥护。ALEX说内容是没错,但是有些不适合放在维基的条文里。我早说过,我天生不是个歌颂者,所以我当不了陈凯歌,所以我没法把维基写成《梅兰芳》那个样子。

我很欢迎所有说真话的朋友一起来写这个词条,但是貌似这样的人几乎没有出现。我不是想自我抬高什么的,别的不说,您去看看其他4个被冠以“政法”二字的大学在维基里的存在,至少华政看起来像回事吧。

最后,单纯来说话所我对这个学校的感情。

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待了四年,再铁石心肠的人都会有感情,特别是同甘苦过的。我总是说,03级的华政人是极其特殊的,在那样的环境里出来的学生,对这个学校的爱或者恨会更加分明,但我确信绝大多数人是爱这个学校的。我记得毕业后,有次老唐跟我要华政的照片和我做的那个视频,然后老唐说:“你真的没白毕业。”

我真的没白毕业。在临走前的那半个月,我坚持住在松江,没做任何事情,就是为了好好地毕业。我、阿蔡、周硕士三个人在三十多度的大太阳下穿着华政的t-shirt跑遍华政、跑遍大学城的每个角落拍照,加上之前两年我拍的,陆续放在了博上,我想如果是一个“仇恨”这个学校的人,不会尽力把这个学校拍的美。我写了那篇被N人转的《2003年的那些华政人》又作了那个叫《我们》的视频,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好好的离开这个学校,不留一点遗憾。

就像我自我介绍里写的,我是个有点道德洁癖的人,所以我难免爱憎分明。我很难概括承受人或事的好与坏,该批判的就一定要批判。那种平常心的Cynic我是做不来的,如果我变成那样,我该多鄙视我自己啊。而这个学校值得我批判的地方,我此处就不一一列明。有人说说全中国不都这样么?但华政绝对是一个典范。且,我觉得,某个组织就是喜欢这种全中国都是这样而自甘和谐的人,这样的人是天生的奴才。

我记得写维基词条时候,需要一个华政的校徽,可是整整一个下午没有找到任何一张清晰的校徽大图。我只得翻拍印在华政报上的一个新校徽,重新弄颜色,又因为新闻纸上的油墨放大看是扩散开的,我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一点点的用photoshop修改,成了现在这样。如果我是“仇恨”的,我不是NC么?

这个学校就是这样,让你不得不爱,但爱的时候总是让你觉得扭捏,让你不舒服。就像我写在《2003年的那些华政人》后面的那段话(参见http://www.ca2u.net/viewthread.php?tid=105914&extra=page%3D1%26amp;filter%3Ddigest),这个学校总是有奴才的,但大多奴才在离开之后都不会真正的爱她以前的主子,至少不如我们这些看似有反骨的人爱。

我不确信您是否爱上华政了,但我确信我肯定比您爱华政。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1 Comments

  1. zoeking说道:

    同意三斤。
    爱华政是爱一群人。一群共同生活过的人。
    我不爱华政:辅导员、个别教授、豆腐渣工程、随意缩短的课时、圈养方式、假大空。
    所幸,还有一群人,试图改变过,试图争取过美好。
    为嘛不能坦言这个学校的缺陷和我们的缅怀呢?

  2. alex说道:

    嗯,我本意是,毕竟wiki是个很公共的平台,不是个人的博客。受众多,所以应该兼容一下大家的观点,照顾一下这么多校友对于学校的想法。毕竟每个人对于批评的容忍度不同。所以中性一些,不会使大家的情绪处于两个极端。

    但后来想想,其实也挺矛盾的。在国内已经没什么能够好好说话的地儿了。在wiki,这样一个自由的小天地,说说真话又何妨呢?

  3. tot说道:

    这篇让我了解你多一点点了呵

  4. 第八日说道:

    to粽:马路上受众多,医院台子受众少,而这些帖子点击率如此之高(我指的不仅仅是维基,还有豆瓣,大学城论坛),受众之多,所以我认为马路更合适,我滴酒不沾,当然知道我没醉

  5. 说道:

    某楼 ,其实你不用回应。
    WIKI本来就不是一个用来做广告的地方,换而言之,就用你那个比方,那个女人应该正躺在医院的台子上,也许用来教授一些临床知识,也许只是一具标本。而不是马路上。
    你喜欢用比方,针对最后那句,喝醉的人永远不承认自己喝醉。都爱说,我没醉。

  6. 第八日说道:

    我想回应一下:三斤兄这篇文章我看了几遍,正如您所说,我的留言刺激并伤害到您,那么我向您诚恳道歉。
    我对于你发过那些点击率极高的有关华政的帖子有这样的感受:(我不会讲大道理,打个比方)一个男人一面把爱过的女人身上所有伤疤脓疮都暴露于光天化日,让众人围观:看啊她是个婊子她多么肮脏,一面又声称我是真的爱她的,我不仇恨她,我为她付出了多少多少,另外一个围观着的男人为这个女人披上遮羞布而已,就被骂狗腿子。
    我当然没有你爱华政,我只在这呆半年,或许我现在连爱她的资格都没有,以后即使毕业了有资格去回忆她,我也不会去满世界宣扬我多爱她。没有必要。
    别人简单的一句话也许并没有那么多潜台词,别想那么多。还有即使别人怎么样看你,那是别人的想法,又怎么样,跟你又何干呢。
    还有,我不是你所谓的组织的奴才。

  7. 06华政人说道:

    其实你写那段写得挺客观,我没有从中看出仇恨……有时很真实挺难的。

  8. 阿奔说道:

    能写这么多,似乎说明了很多,正是因为爱,所以有情绪,那没什么呀

  9. Elle说道:

    向来凡事讲求平常心的一枚黑犬黑犬路过
    年轻的油菜花真好

  10. 小巷说道:

    您是真爱。
    那篇文那个视频那些照片,足以证明。

  11. 小巷说道:

    沙发
    真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