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我的80年代 I

近一两年,我爹一直对我儿时的记忆感到惊叹,因为他已经想不起我能回忆起的年龄的事情了。我跟他说,那是因为你离得太远了,那些事情对我还是近的。于是我今天在三号线里决定,把我现在能想到的一些记下来,以免到我爹那个年龄忘记。

先讲80年代,学龄前,都是一些不连续的片段,但很珍贵。我主要回忆校园生活,从托儿所开始。

婴儿期按说我应该没有任何记忆的,但是我脑子里就是总有一个画面,是我在外婆家,然后爷爷奶奶来接我,我不确定这是我自己记住的,或许是经过父母的回忆映射到我的大脑皮层中。

接下来镜头就转到我托儿所入学,一岁半左右。我明确记得我应该是插班生(或许托儿所没所谓正式开学一说),是某个下午妈妈和奶奶送我去的,我死赖着不肯进去,最后还是被被迫离开了家庭进入了社会,从此踏入时代的洪流,一去不返

托儿所里我记得老师姓王,女性(有点废话),我们那里貌似托儿所和幼儿园都不像电视里那样叫阿姨,都是叫老师 的,至少我当年都是叫老师。

托儿说是一个院子,一排平房,朝阳,前面一个小院,院子的东侧是一些简单的游乐设施。这些建筑后来都被拆掉,开发了房地产。

大致我幼儿园里是个惹祸的根苗,整天被老师罚站、面壁,我们那里面壁不叫面壁,叫鼻子靠墙,这大概是一种面壁的技术规格。那时涂料大多是粉质的,鼻子靠墙的结果就是白鼻头。我当时很胖,个子在同龄中算是出众,所以老师可能惩罚我有杀鸡给猴看的用意。

我那时有点不敢正视现实,别人说我胖我都不愿意承认,后来我爹妈跟我说以后有人说你胖,你就说你是头大。其实我头还真的蛮大的,所以我看到方枪枪感到亲切,只是眼睛没人家那么大,也没人家可爱。

托儿所里记忆最深的是一次意外。时间是某个下午,我明确记得是一个小朋友在跷跷板那里叫我,我飞奔过去。院子里的地面是砖头的,我被绊倒,跷跷板钢制角撞到右眼角和鼻梁中间的一小块地方,鲜血直流。估计当时人品大爆发了,就差几毫米就撞到眼睛,后果么,很容易想象。撞到之后的事我没什么记忆了,好像老师找了什么药膏给我涂。现在,如果仔细看那个地方还有个疤痕,抹不去了。

今天先到这儿,未完但不一定续。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13 Comments

  1. rayray0702说道:

    如果你的博客是一本书。我会将它买回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内心浮躁的时候。轻轻翻开来读。然后安静地睡去。

  2. Kuro说道:

    记性真好。。。
    我对幼儿园的印象也都不深了。。
    记得老师好像大班班主任姓吴。。。

  3. Elle_Hu说道:

    哈,这样说来我也还是有可以回溯到很早之前的很清晰的记忆
    只不过现在也常常不确定是否是爹娘总是时不时提起以至于我产生的记忆上错觉了
    每次都会觉得,哎呀,作为一名小朋友,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到今天这个样子,真是不容易

  4. bellevue说道:

    偶端个小板凳来听~~
    原来还以为三斤是没有黑白照片的一代呢

  5. 阿奔说道:

    还蛮喜欢你的长篇的,趁着还有热情快点续吧~

  6. pinoccho说道:

    看起来很美

  7. zoeking说道:

    你们还上过托儿所,好先进。

  8. 状元楼非实名说道:

    最后一句话很实在很靠谱~
    三斤回复mocha说:
    你姐我没别的优点,就是实在:)
    2009-04-09 07:44:56

    ???小胖子,您不是男性么?

  9. 小巷说道:

    顺说我小时候比你小时候可爱多了!

  10. 小巷说道:

    托儿所的事情。我记得的就是我妈妈让我在田字格上写字。一天两页纸。写完就有长得像蜗牛的巧克力吃。我那时不太鸟周围的人,觉得他们有点幼稚。

  11. tot说道:

    小胖墩。哈哈
    你不袅的闹闹说,水瓶这个礼拜很怀旧。

  12. mocha说道:

    最后一句话很实在很靠谱~

  13. plaza66说道:

    托儿所我是一点也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幼儿园时我已然有了旁观者的心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