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浮三

相轻

鱼msn我说等我更新。

我说这两天上班写的东西有点多,写残了,写博的动力不高,争取今天更新一下吧。我一向很尊重鱼同学的意见的。

上班码字儿下班还码字儿,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一般我写博的那天上班应该没码什么字儿,能量守恒定律在这里也是能起作用的。我想这样的我多少也算是个文人了吧。当年据说本科毕业就是高知了,我硬凑个低知应该没人反对。

文人或是知识分子应该是有点傲骨的,或是有点龟毛,有点机车,有点难搞。比如今天我发现有个ID叫“华政者”的人把我在维基里写在华政词条下的“与圣约翰关系”一节进行了好不尊重我的劳动以及十分主管而又NC的修改,当时我就有被侵犯的感觉。于是我毫不客气地恢复了我的版本,然后又在讨论页里写了一大段关于那个不严谨修改的意见。虽然我十分怀疑这个人是否会看到讨论页里的东西。

牵强一点说,我大概也是有点文人相轻的毛病,不会向人屈服,只向真理屈服。我一直觉得文人还是各自为政的好,别整天抱团,没事开会的。特别是中国,一切组织都是组织组织的,一切抱团都将是和谐的,捧来捧去的,不要脸来不要脸去的,官腔来官腔去的,觥筹来交错去的,没意思,更恶心。

比如周末的在松江的那个啥法学名家论坛,作会务的zoilok来短信说:“这里来颗炸弹就好了…中国法学完了。”

智慧和真理是需要孤独的,只有虚伪和谎言才需要很多人在一起不断重复。

最后再次感谢小鱼对我的督促。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5 Comments

  1. sleepyxue说道:

    我觉得那些法学名家没了,中国法学未必就完了。

  2. 小巷说道:


    我空了一行。表示那句话跟以上几句没关系。
    鱼不是说名单没苏力么。
    我的意思是,没上名单的光荣。汗。

  3. tot说道:

    发现你的更新不显示在我好友新鲜事里了。
    其实,我一直挺佩服你所遵从的文人标准的那些人的。我发现自己做不到。想做,却远远做不来。

  4. 小巷说道:

    哈哈,鱼上午说我不更新了,我也很尊重鱼的意见。
    三文人好@!
    我现在白天不码字,晚上也不码字。哈哈
    三文人您小小年纪就智珠在握啦。赞

    顺便说,没的光荣。

  5. plaza66说道:

    文人相轻容易,相亲难 啊~~~ 看到那个法学名家噶多人,又突然发现还没朱苏力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